一轮过完,大家也都松了口气。

    主要是担心除了疥疮还有别的病,但目前还没发现,只要这会儿一个也没有,那后续应该就不会有瘟疫了。

    沈昼锦回了客栈,卜了一卦就睡了,一气儿睡到第二天近午。

    起了床满血复活,霍凌绝在外头写折子,抬头笑道:“醒了。”

    沈昼锦在他身边坐下,摆手叫人端早饭来,一边吐槽:“我这辈子都不想再摸女人的手了……关键是检查完了,把完了脉了,他们还把手朝我伸,眼巴巴的看着我,一副你再摸摸的样子……我真是服了。”

    霍凌绝淡淡道:“我看王爷风度翩翩,并没有厌烦的样子。”

    “还不是你!”沈昼锦呵呵哒,“你给我造势造个冷面王爷什么的,我自然就冷面了,省多少事儿,你非给我整个春风化雨的人设,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对,”霍凌绝道:“我故意的。我特别想让我夫人摸这么多姑娘的手。”

    沈昼锦斜了他一眼:“不管你是不是故意的,反正这就是你的过失,关键这是你的差使,你就认了吧。”

    霍凌绝看了她一眼,轻哼了一声。

    下头端上饭来,沈昼锦慢悠悠的吃饭,霍凌绝又跟她道:“皇上给你写信,说他今年是真六十大寿了,问你要送他什么。”

    沈昼锦:“……”

    就没见过这种讨生辰礼跟追债一样的人。

    她默默的道:“明年是不是要庆祝六十大寿一周年??”

    虽然吐槽,但还是道:“你帮我回信,就说我今年早就想好了,等这两天……不,你现在写信,就说明天晚上,我回去看他。”

    霍凌绝嗯了一声。

    沈昼锦又道:“你不在,都没人给我回信了,中州那里好多信我都拿来了,你抽空看看,回回。”

    一边说着,一边一抬手,桌上哗的一下,就是一桌子信。

    霍凌绝缓缓抬手,把信推远了一些,一边继续写折子,一边叹道:“你知不知道,这几天,寄到那边的信,那边又都一天一次的寄到我这儿来了?”

    沈昼锦撒手大掌柜当的毫无心理负担:“哦,那不是挺好。”

    霍凌绝点点头:“行吧。”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外头有人快步过来,因为门没关,他便在门槛外施礼:“王爷,霍大人。”

    沈昼锦嗯了一声,霍凌绝道:“大人请进,何事?”

    来的人是江南巡抚吴成。

    大盛朝的江南巡抚,其实只管了湖广这一块儿,不比后世两广总督那样,整个江南都在掌中,所以权限并不大,吴成为人也十分八面玲珑,笑容满面的进来,道:“有些百姓过来询问,这边能不能也像中州,收老鼠?”

    霍凌绝直截了当的道:“暂时不考虑这个。这不是收不收老鼠的问题,而是我们一收,就等于鼓励民间灭鼠,那我们要不要发灭蚤药?要不要提供别的药?一动就是大笔的银子,如果江南这么做了,那别的地方会觉得,他们也有老鼠,那皇上那儿,又会是一遭麻烦。”

    吴成连连应声,一边看向沈昼锦。

    沈昼锦也吃完了,一边站起来一边道:“大人不用看我,我来这儿就是顶个太医用,别想让我再管一遭事儿,所以你们商量你们的,当我不存在就行。”

    吴成一顿,熟悉的憋屈感涌了上来。

    这小两口儿,虽然还没进一家门,但作风倒真的像。

    沈昼锦就是,我完全不试探你是什么人,也不在乎你身后有什么势力,我直接张嘴就告诉你我要什么样的,你就按着我划下的道儿来就行了。

    霍凌绝则是,我完全不试探你是什么人,也不在乎你身后有什么势力,反正你有错我就查你,你没错我就不理你,一视同仁,也说一不二。

    虽然暗暗憋屈,可其实,这样的人,又比那些说话云遮雾罩的人好的多了,所以吴成也没敢多说,又陪笑说了两句闲话,就退了下去。

    霍凌绝问她:“地震之后,不需要灭鼠吗?”

    沈昼锦道:“地震之后,蚊、蝇、鼠之类确实有可能变多,也确实有可能传病,但幸好今年江南冬天比较冷,所以过了这阵子,蚊蝇不用太担心。再说明年夏天不是有六月,不是,七月飞雪么,我觉得皇上可能会让你一直待到明年,那你到冬天,可以组织人手去山上灭鼠,开春再搞一波,就差不多了。”

    她略放低些声音:“我卜了几卦,这方面应该不要紧的。”

    霍凌绝点点头。

    然后他问:“你说‘让我一直待到明年’是什么意思?你准备过了这一阵子就回京了?”

    沈昼锦立刻道:“当然不是了,我肯定在江南陪着你,但我打算在家咸鱼躺,没打算陪你出门干活。”

    霍凌绝满意了,漂亮的大眼睛弯了弯:“嗯。”

    哎!

    沈昼锦内心叹了口气,小少年真是太黏人了,看来她这个年,又要在外头过了。

    好在她也不怎么在乎,她是真没有那种过年一定要回家的执念,在这儿陪他,跟回京城陪师父师兄也差不多……嗯?她忽然想起来,好像师父师兄以后都不用她陪了。

    果然,来来去去,还是只有我们老夫老妻在一起。

    沈昼锦叹着气走过去抱了抱他。

    霍凌绝:“……?”

    她这一抱,霍凌绝不知道脑补了什么,一天没出门儿,只不时的有人过来回禀,他就随口吩咐,两人一边闲聊,一边拆了一天的信。

    晚上吃过晚饭,天黑了,沈昼锦才回了一趟京城。

    这阵子,忙完中州忙江南,她都好一阵子没回来了,武宣帝见了她,还挺高兴的。

    沈昼锦一边跟他叨叨,一边又悄悄的瞅了瞅他。

    武宣帝手上戴了一个扳指,居然不是玉的,看起来好像是金的,也不太大,雕花都有些平了,似乎已经戴了很多年了。

    扳指是一种射箭用具,虽说早在商朝时就出现了,但一般来说,只有清朝皇帝才喜欢戴扳指,其它朝的皇帝画像,都没有戴扳指的。

    好在武宣帝是个武皇帝,估计是早年习惯了,或者是为了留个纪念?

    不过这种有纪念意义的东西,是不是不好换?

    沈昼锦索性问他:“外公,你生辰时,我想给你刻个扳指,要不你把这个扳指给我,我给你刻?还是我找个尺寸合适的,直接给你刻?又或者你不想要扳指,要别的贴身之物也行。”

章节目录

真千金逆袭后哥哥们跪着求原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百里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百里砂并收藏真千金逆袭后哥哥们跪着求原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