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昼锦回这一趟中州,来回也就七八天,简易房这一片已经都收拾干净了,连简易房都拖走了,浑不见那副人挨人,人挤人的样子。

    霍凌绝他们也换了地方,搬到了震中附近,安置下来之后,沈昼锦叫过太医来问了问。

    可能是因为她那儿去的就是个院判,霍凌绝这儿也不能用小太医敷衍,所以来的是右院判赵培。

    赵培的面相略有些严肃,不像冯明全这么笑容可掬,谈吐也严谨,据说他擅长的是大方脉,其实就是给成人治病,如果换到现代,大概相当于成人内科。

    但太医院的人,大多是多面手,虽然更擅长大方脉,但其它的也都涉猎,而且带来的人中,也有擅长小方脉,风科的。

    小方脉就是小儿病,至于风科,用中医来说,就是“风邪”致病,大的说,中风就属于风邪,可其实在中医来看,着凉发热什么的,也叫做偶感风邪。

    赵培说最近几日,他们也时常在乡间走动,给人治治病,但目前并没有发现什么集中病例。

    沈昼锦就点了点头。

    用过饭,她就叫上霍凌绝,禇连城他们,准备出去转转。

    倒不是不相信他们,而是很多东西,太医转述,不如她自己亲眼看看,就算她当时没看出什么来,转一圈之后,再卜算也更容易有结果。

    赵培便上前道:“王爷,我等与王爷一起可成?”

    沈昼锦对他这个态度很满意,点了点头:“可以。”

    于是一行人就出来了。

    倒塌的房屋比较集中,都是相邻的几个村,这会儿也正在重建,旁边摆着一些简易房,村里百姓暂时住在这儿。

    简易房都是纵宽各三米的小屋子,用稻草垫子扎起来,外头覆上薄薄的一层水泥,很轻,里头没人的时候,用马车拉来拉去也很轻松,虽然用不久,但应急还是很方便的。

    而且听说这水泥都是糯米粥和的,粘连性很高,反正目前看起来还没有掉皮的。

    他们就过去看了看,

    一见沈昼锦来了,大家就一呼啦的出来磕头。

    沈昼锦看一个不算大的孩子,着急忙慌的抢着过来磕头,就跟这是什么好事儿一样,不由得一乐,就把他拉了起来。

    这一拉,她就发现不对了,于是蹲下,仔细看着这孩子的手指。

    霍凌绝问:“锦儿?”

    沈昼锦已经确定了,回头道:“赵大人。”

    赵培连忙小跑着过来,蹲下看了看,就见这孩子的小手,指缝两边,都是星星点点的小疙瘩。

    沈昼锦小心的托起孩子小脸看了看,就见他脸上也有。

    赵培把擅长小方脉的那个太医叫了过来,那太医一看,也有些吃惊,连忙道:“别怕。”

    一边从同伴手里借了金针,小心的找了找,从指缝里轻轻挑出一条极小的疥虫。

    这是疥疮独有的。

    周围瞬间安静下来,这孩子的父母也赶紧跑过来,眼巴巴的看着,却不敢说话。

    只有这个约摸两岁大的孩子懵懵懂懂,还眨巴着眼朝她笑,傻乎乎,可可爱爱的。

    沈昼锦也安抚的朝他一笑,一边摆手让霍凌绝那些人退后些,道:“大家不用担心,只是一点小疹子,不是什么大病,你们有没有手上或者身上长这种针尖大的小疹子的?晚上痒的格外厉害些?若有,就站到这边来,若没有,就站到另一边。”

    这种叫疥疮,是由疥螨寄生引起的皮肤病,一般这种集体住着的就容易发这种病,一个得了,就会互相传染,直接或者间接,比如接触病人的衣服,都有可能传染。

    他们这些人住简易房,都是很多人挤着当大通铺睡,得这种病并不奇怪。

    这也不算难治,只是若一直不治,时间长了,抓破了,就会出现一些继发性变化,到那时候才麻烦。

    这种病若在现代,有专门的药膏,但如今,沈昼锦用药,都是用这儿有的药,或者暂时没有但能造出来的药,方便推广。

    所以沈昼锦直接道:“小绝,赵大人,这儿交给你们了,都查一遍,我回去给你们配药膏。”

    赵培自觉得失职,连声应了,霍凌绝看了她一眼,沈昼锦摇了摇头表示不严重,一边朝禇连城一招手,他们就回去了。

    召集的民间大夫还没散,沈昼锦挑出十来个能干活的,给霍凌绝那边派了过去,留下的小学徒们,她就直接拿出药来,大家一齐下手熬药膏。

    等大家上了手,沈昼锦又回来了。

    毕竟这种皮肤病,把脉是真把不出来,都得检查皮肤,所以太医们检查女子,怎么也是有些不方便的。

    幸好如今都是初起,不管大人小孩都不严重,所以这边检查着,又迅速对简易房进行消毒,等到药膏送过来,就给这些人全身涂抹,有皮疹的地方还要像揉药酒一样,反复的揉压。

    霍凌绝叫人抬了一些大锅过来,煮了皂角水,把换下来的衣服薄被,全都煮洗过,这时候煮洗一遍,等到好了之后,再把换下来的再煮洗一遍。

    涂药什么的,大家互相涂就可以,因为脖子以下全身都要涂,天还不冷,大家都在简易房里,脱的光溜溜的涂,不时能听到他们互相说笑,连女子的屋子里,也能听到小声害羞的说笑声。

    太子在旁边走来走去,一边跟身边人笑道:“这可是地动之后,瘟疫初起之时啊!”

    太子影卫懵然:“……??”

    倒是顾微霜明白了太子的意思,在旁笑道:“确实,我曾不止一回见过瘟疫,俱都人心惶惶,人人脸上都是绝望之色,哪见过如许轻松的场景,竟还互相说笑,连病人自己都觉得有趣,并不担忧,这实在太难得。”

    太子顿时觉得遇到了知音:“确实如此!微霜,你与我说说你之前见过的。”

    顾微霜上前一步,就开始与太子说话。

    太医和沈昼锦一口气就忙了好几天。

    因为乡下人,嫁了人的和没嫁人的,区别非常明显,再说一般不用脱了衣服查,所以嫁了人的妇人,尤其是生了孩子的,并不介意让太医检查。

    但是沈昼锦一来,大家都想让神仙王爷摸手手,所有女人都聚到了她这边,哪怕江南巡抚调了医女过来,大家仍旧满脸期盼的在她这儿排队。

    所以到最后,哪怕是沈昼锦也累的不轻,主要是她还有神仙包袱,随时随时要光彩照人,把脉不累,维持形象还是很累的。

章节目录

真千金逆袭后哥哥们跪着求原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百里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百里砂并收藏真千金逆袭后哥哥们跪着求原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