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游出没多远,贝爷又开启了叨逼叨模式:“这片海域经常有大白鲨、虎鲨和牛鲨出没,我可不想遇上他们中的任何一种。除非,马小树的八极拳能打死大白鲨,啊哈!”

    老贝的幽默感永远都这么惊悚。

    张伟被他的话吓得,差点不会游泳了,连连尖叫。

    杨狸更惨,挂在了马小树身上,脑袋埋到马小树背上,只要我看不见我就不会害怕,马小树只好带着她游。

    好在她身上气球多,浮力足,也不是太费劲。

    突然,贝爷惊呼起来,声音都在颤抖:“哦买噶!快看!那边有一只座头鲸,巨大的鲸鱼……上帝啊,我猜有十八米长……真是太疯狂了。”

    张伟突然化身电动小马达,突突突朝前勐游,超越了看鲸鱼的贝爷,一边游一边嚎:“妈呀我要回家呜呜呜……”

    这回是真哭了!

    接近二十米的座头鲸,近距离观看,确实充满了震撼。

    杨狸啊啊啊的叫着,搂住了马小树的腰,继续装鸵鸟,身体剧烈颤抖着,快吓死了。

    马小树张大嘴巴看着座头鲸,感慨道:“哇啊……这个鲸鱼长得好可爱!”

    贝爷也咧嘴笑了:“是啊!实在是太有意思了,真幸运能这么近距离见到这个大家伙。”

    杨狸尖叫:“快走快走!会被它吃掉的……”

    马小树:“鲸鱼不吃人的,而且,一般有鲸鱼的地方就不会有鲨鱼,所以,见到它证明我们安全了。”

    贝爷:“没错!这只巨大而美丽的哺乳动物,是我们的保护神。”

    杨狸依旧把头埋在马小树身上尖叫:“快走……求求你们了,我要死了……”

    确实吓坏了,哪怕她没有看一眼鲸鱼,但光听他们的形容,就吓得全身发抖,她有巨物恐惧症。

    继续向前进发,很快张伟也游不动了,全靠贝爷推着他前进。

    就这样,贝爷推一个,马小树挂一个,经过十多分钟的努力,终于接近了小岛。

    海里风浪太急,不但比在游泳池里慢很多,最关键是还无法控制准确方向。

    这时,他们来到了一群岸边礁石下。

    贝爷爬上一块礁石,把张伟和杨狸拖上去,马小树在下面推,最后才爬上礁石,叉着腰仰望礁石旁的峭壁。

    “好像得爬上去才行,老贝你去探探路。”

    “噢尅,长官!”

    老贝去了。

    马小树是第一个在贝爷节目里发号施令的,老贝也很配合,他本来就要去探路。

    可惜这节目没有航拍无人机,无法抵近拍摄壮观的座头鲸。

    马小树深以为憾。

    张伟躺在礁石上有气无力的哭着:“妈妈……我好想你呀呜呜呜……”

    杨狸蹲在石头上抱着腿发抖,发出咯咯咯牙齿打架的声音。

    刚才的鲸鱼,把她吓得魂飞魄散。

    马小树拍了拍她的脑袋:“别怕!有我在,不会让你有事的,老板勇敢一点。”

    杨狸:“嘤嘤嘤……”

    安慰完老板,马小树又去安慰张伟:“别哭了,再哭把你丢下去喂鲸鱼。”

    张伟:“鲸鱼又不吃人,呜呜呜……”

    “那你哭啥?”

    “怂货的事你少管,呜哇……”

    马小树第一次被人怼得哑口无言,他说得也有道理,我只需要照顾好老板就行了,他死不死关我屁事,我又不是他妈。

    那边,贝爷探路探着探着就实操起来,他已经爬到峭壁半腰了,一边爬一边朝马小树分享:

    “嘿!这是两个地壳撞击形成的,大约在150万年以前冲出水面的……这些沉积的石灰岩让攀爬变得更有挑战性。真是够呛!脆弱的石灰岩、鸟粪和干泥土,一碰就碎,简直是噩梦……噢!谢特!这太艰难了……”

    马小树:“你上去了,他们爬不上来啊!”

    贝爷:“放心!张带了攀爬绳。”

    马小树无语,看到碎石哗哗往下掉,心里不禁吐槽,老贝脑子崴胎了吗?你我倒是能爬上去,他们俩呢?有攀爬绳他俩也上不去啊,都没体力了。

    张伟起身看了一眼,人间清醒,直接又躺平了:“马小树你打死我吧!我爬不上去的,也不想爬了。”

    马小树说:“我想一想。”

    张伟:“你还真想打死我啊?我又没惹你。”

    马小树:“我说我想想有没有其他方法上去,谁要打死你了?你也配我亲自动手?”

    张伟继续躺着,哭累了装死。

    杨狸突然扯了扯马小树的衣服,可怜巴巴地望着马小树。

    马小树蹲下:“怎么了?”

    杨狸现在浑身湿透,头发也湿漉漉的乱揉在脑后,脸上的妆也掉得七七八八了,皮肤却柔嫩光滑,湿漉漉的冲锋衣紧贴着肉体,虽然一点没露,却也勾勒出波澜壮阔的风景,观众们有福了。

    这不比上期柳意安的低胸装有意思?

    杨狸难得的害羞了,小声道:“那个……我想嘘嘘,怎么办?”

    马小树皱眉:“我让节目组给你造个卫生间?”

    杨狸掐了马小树一把,瞪眼。

    马小树撇嘴道:“你跳进海里解决不就行了?”

    杨狸:“在海里脱裤子?要是有鱼咬我怎么办?”

    马小树:“你特么……在海里还脱什么脱?直接嘘就完了!嘘完涮一涮就行了。”

    杨狸脸红红:“那,他们会剪掉这段的吧?”

    马小树:“其他节目会,但这个节目恐怕很难。”

    那是,韩赫哲在这节目里用尿湿的衣服做防毒面罩都播出来了,你这算什么?

    杨狸显得很难为情。

    马小树一把将她推下去:“好了,去吧。”

    杨狸噗通掉水里:“啊!你拉着我,我怕被冲走。”

    “好!”

    “你别看,叫他别拍。”

    “呃……”

    马小树坐在礁石边上,拉着杨狸的手,让她飘在海水里。

    一会儿,杨狸表情古怪:“没踩的地方,嘘不出来。”

    马小树:“……”

    最终,马小树只能再次下水,带着杨狸游到附近另一块礁石背后,躲开所有人的目光,托着她的蜜桃臀把她捧上礁石,让她在上面脱了裤子解决。

    摄像师倒是没跟过来抵近拍摄……

    马小树在海里背对着杨狸,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不由得摇头。

    果然不能带领导下乡啊,太难伺候了!

    杨狸羞答答娇滴滴地跳下来,拉着马小树:“你会不会觉得烦?”

    马小树:“我他妈烦死了!你要不是我老板,我早大耳刮子抽你了。”

    杨狸:“其实老板也可以抽……”

    “滚!”

    马小树嫌弃地游开几步,忽然发现,斜前方有一片沙滩,原来小岛周围不全是峭壁。

    于是……

    当贝爷九死一生攀上那段二十米高的峭壁时,下方的礁石上已经没人了,举目一望,三位嘉宾一个摄像师,已经游向了几十米外的沙滩。

    老贝:“为什么马小树总是能发现捷径?这样会不会显得我很蠢?”

    摄像师给了他一个怼脸特写,吐出贝爷瓦特法克的表情。

    一个月后节目播出时,弹幕很诚恳:

    “确实很蠢,哈哈……”

    “好腻害哦你,徒手掰碎岩石(狗头)”

    “毕竟是贝不绕嘛。”

    “贝爷:我从不绕路!”

    “马小绕走位真骚。”

    “哈哈笑死,旁边就有个沙滩还爬峭壁。”

    “马小树真特么狗。”

    “张伟大哭包!”

    “我又想起马小树在密逃被吓进柜子。”

    “马小树的胆子是个谜。”

    “不是,没人说杨狸海里嘘嘘的事吗?我特么倒回去看了n遍。”

    “我也看了好多遍,笑死。”

    “最后是怎么嘘出来的?”

    “节目组剪掉了。”

    “狸姐真大。”

    “贝爷穿的老京城布鞋?”

    没错,老贝确实穿的老布鞋,因为他发现这玩意儿穿起来比运动鞋舒服,主要是跟脚。

    很快两拨人汇合,张伟和杨狸已经快虚脱了,因为游泳时间太久,体力耗尽。

    贝爷说:“马,你在附近给他们找些吃的,我去小岛上巡视一圈,看看有些什么资源。”

    马小树道:“噢尅!”

    贝爷跑跑跳跳着,钻进斜上方的芭蕉林。

    马小树扶着杨狸对张伟说:“走,太阳越来越毒了,我们去芭蕉林。”

    张伟在地上爬:“啊!我好怀念密逃啊……密室逃脱比荒岛逃脱有趣多了呀……”

    这货真是个碎嘴子,都快死了,还叨叨个不停。

    杨狸几乎挂在马小树身上,被带到了芭蕉林,马小树拿到割了几片芭蕉叶铺在地上,让她躺在上面休息,张伟爬到她旁边继续碎碎念,杨狸不想理他,累死了。

    马小树拿出背包,里面只剩下一瓶盐了,他只带了避孕套、刀子和盐,跟上一次一样。

    安装最新版。】

    节目组规定,每名嘉宾只能带三样东西。

    贝爷只带两样,刀和打火石。

    马小树拿过张伟的包检查,他带的是一根攀爬绳,一个打火机,一双快子。

    快子?

    马小树直接给他扔了。

    又检查杨狸的包,真有意思,一把梳子,一个镜子,还有一支口红。

    “妈的绝了!”

    马小树把她包扔了,转身就要去海边找食物。

    杨狸:“master,我渴!”

    马小树一愣,别瞎喊。

    张伟也叫起来:“马思特,我也要喝水。”

    “尿喝不喝?废人!”

    马小树怒怼张伟,谁特么是你master?

    后来,节目组在做字幕的时候,把master翻译成了“师傅”,也是很靠谱的翻译。

    马小树骂归骂,但还是给他们砍来两截芭蕉树,这玩意儿90%都是水分。一截直接丢给张伟,一截砍成小块,用手挤给杨狸喝。

    杨狸躺着张开嘴,吞咽着掉下来的芭蕉液,感觉怪怪的。

    82

章节目录

乡村作曲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旋转蘑菇木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旋转蘑菇木偶并收藏乡村作曲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