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是干什么”

    镇国公老夫人脸色倏然一沉,不悦地盯着她,楚昀宁立即说:“老夫人,这孩子就在紧要关头了,若是能挺过来,这心头血就能一次性医好国公爷的毒,若有半点偏差,国公爷还是会有危险,实在是得不偿失。”

    闻言,镇国公老夫人的脸色才稍稍缓和,沉声问:“还需多久”

    她已经等不及了。

    楚昀宁知道不能再继续拖延了,咬着牙说:“最多半个时辰。”

    “好!我就等你半个时辰!”镇国公老夫人一个眼神示意,好几个侍卫堵住了门口:“给我看着,半个时辰后无论醒不醒,这颗心都要剖出来!”

    “是。”

    几人守在门口,连同楚昀宁也被监管了,她面上十分平静,可手心里却沁出细腻的汗,心里有些忐忑不安。

    她仰着头看着阴沉沉的天,似是快要下雨了。

    ……

    东陵

    伴随着一声惊雷在天际炸开,一道闪电似是要将整个天都给撕扯开。

    啪嗒!

    萧景宴手中的茶盏没拿稳直接掉在地上摔成了数瓣,溅起了的茶渍直接浸染上在衣摆上。

    “皇上息怒。”上茶的太监吓得跪在地上磕头求饶,不一会额前就青紫了。

    “怕什么,朕又不会杀了你。”萧景宴摆摆手,示意让人起来。

    此时黑袍国师走了进来,他来时满身怒火,许是要撒气,

    抬脚狠狠地踹在了太监的肩膀:“蠢货,连个茶都端不好,要你何用”

    “奴才该死。”太监惊恐再次求饶。

    萧景宴冲着太监挥挥手,转而又对着国师说:“什么事儿这么生气”

    “一些蠢货动了不该动的东西,导致了一些计划偏离罢了。”

    黑袍国师的气息明显有些不稳,语气中难掩愤怒,也不肯多说,萧景宴也未曾多问。

    两个人重新下了盘棋,一转眼的功夫黑袍国师就落后了,被萧景宴给重重包围。

    “国师今日到底怎么了,瞧着有些心神不宁的样子。”萧景宴没了兴致继续下棋,将手中的棋子儿直接扔回了棋盒子里,抬眸仔细地盯着对方。

    黑袍国师忽然冷冷的笑;“终究是我低估了某些人,这个局差点就被人破了。”

    “国师何意”

    “被献祭的孩子没死成,一个月内你再去找三个这样的孩子来,生辰八字必须都是一样的。”黑袍国师将手中早就准备好的生辰八字纸条放在了桌子上。

    萧景宴扬眉,暂时看不出喜怒。

    ……

    楚昀宁坐在床边看着褚儿的指尖轻轻动了动,她欣慰地笑了笑。

    眼看着半个时辰快要到了,窗户下传来了敲击声,楚昀宁唇边的笑意越来越浓。

    “等不及了,今日这小贱种必须死。”镇国公老夫人眼看着时辰到了,迫不及待的来看望,却发现褚儿依旧是闭上眼,一动不动,心中怒火高涨嘴里仍是骂骂咧咧。

    终于,楚昀宁积攒在心里足足两天的怒火在这一刻瞬间爆发,她从一旁侍卫手中抽出一把剑搭在了镇国公老人肩上。

    “你疯了”对方被吓傻了,怔怔然地瞪着楚昀宁。

    剑一挑起直接刺穿了镇国公老夫人的肩,鲜血四溅,只听惨叫声划破耳膜。

    “啊!”

    叫声引来了许多侍卫前来,楚昀宁的剑尖一挪抵在了镇国公老夫人的嗓子眼,吓得对方差点失禁。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镇国公老夫人怒吼。

    楚昀宁不搭话又是一剑刺穿了她另外只胳膊,手抬起,飞速地将她的脸颊划花,而且每一剑的力度都很深,镇国公老夫人腿也被刺中两剑,趴在地上痛苦地哀嚎。

    “你们都是死人吗,快上啊。”

    一群侍卫从惊慌失措中回过神,纷纷一拥而上,楚昀宁掏出了玉哨放在唇边轻轻吹响。

    紧接着身形如鬼魅般的暗影们从天而降,个个手握尖刀,见人就杀,几乎都快要杀红了眼,彼时的空气里是浓浓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原本守在府邸的侍卫们根本毫无招架之力,被玉哨吹得迷了心智。

    一旁的镇国公老夫人看着这一幕,整个人都傻了,她是眼睁睁地看着侍卫们被杀光了,她哆嗦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娘亲!”

    背后忽然传来了一声虚弱的叫唤。

    楚昀宁立即停下玉哨,丢下剑侧过身回到榻前,将褚儿揽入怀中:“不怕不怕,娘亲在这呢,乖乖睡一觉娘亲就带你回去。”

    褚儿吸了吸鼻子,许是被吓怕了,眼眶里豆大的眼泪滑落,将脑袋靠在了楚昀宁肩上吸了吸:“我还以为再也见不着娘亲了。”

    “无论什么时候娘亲都不会放弃你的。”楚昀宁心疼得要命,她差一点就见不到褚儿了。

    “你是楚昀宁!”镇国公老夫人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样貌平凡的女子,似是意识到了什么,她拼了命的往后退,嘴里大喊着救命。

    楚昀宁从怀中掏出一粒丹药递给了褚儿;“乖乖吃下睡一觉,什么都不要想。”

    褚儿毫不犹豫地接下吃了,不一会儿就开始泛起了困意,嘟囔两声倒在了塌上,楚昀宁替他掖了掖被角,又摸了摸他的脸颊,心下稍安。

    她缓缓站起身来到了镇国公老夫人跟前,伸手摘下面具,露出一张风华绝代的容颜,冷若冰霜的小脸上尽是杀气,吓得镇国公老夫人下意识哆嗦。

    “你……我是朝廷命妇,你别乱来!”楚昀宁抬手捏住了镇国公老夫人的下颌,塞入一颗药,她的动作十分粗鲁,根本不给对方拒绝的机会。

    哑药穿肠而过,镇国公老夫人瞬间就变成了哑巴,咿咿呀呀说不出话来。

    “将她送去楼子里,蒙着脸,让刘妈妈好好调教,十日之内不许她死了,另,悬赏告示,凡恩赏过此人的客人,赏白银五十两,不论身份,不论老少皆可。”

    话落,镇国公老夫人气恼得嗷嗷大叫,惊恐地看着对方,下一刻却被人捂着了眼睛带走了。

    楚昀宁望着满地的猩红,就连她的瞳孔也倒映出红色,浑身散发着冷冽气息,犹如地狱爬上来的罗刹。

章节目录

王爷,您今天后悔了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柠檬小丸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柠檬小丸子并收藏王爷,您今天后悔了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