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熊熊不想给吃食的表现很明显,和唐皇说话的时候,孙悟空都要没有讲过关于她做美食的事情。

    姑娘们也被牡丹嘱咐过了,若是透露出去不但没有好处,说不定还会被恼羞成怒的唐皇怪罪。

    想要在大唐过得好,风平浪静过一辈子,就忘记关于美食能治疗身体暗疾的事情。

    姑娘们在风月场所处事多年,自然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表示一定会忘了关于美食的事情。

    牡丹见她们都很是懂事,点了点头。

    金熊熊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下意识就觉得是萧天让牡丹去说的。

    牡丹要是有那个谨慎心思,也不至于被苏老爷觊觎得差点献出一夜了,金熊熊没想过是她想出来的。

    “做的不错。”金熊熊站在萧天身边,突兀说了这么一句。

    萧天一愣,笑了开来,“应该的,未来跟在金姑娘身边做事,萧某一定更加尽心竭力。”

    说实话,交代姑娘们守口如瓶这件事,金熊熊还真没想起来。

    多亏了萧天。

    身边有个智囊就是好,要是收尾不及时,还有人帮着收拾残局。

    “对了,你和牡丹打算什么时候结婚?”金熊熊就是突然想起,问了一句而已。

    萧天回答:“在山谷的时候,我们就拜见过天地了。”

    在山谷的时候,天地之间只有他们两人,还有山中的一些动物,那个时候他们就打了结婚的心思。

    “可有敬告父母?”金熊熊知道人类最是羁绊亲人。

    “告知了,上次与您一同去国都,您忘了么。”上次去国都给皇帝托梦,萧天也是跟着去了的。

    趁着她给皇帝托梦的时间,他出皇宫了一趟,回了自己的府中与家人做了最后的告别。

    知道金熊熊给的食物对人类身体有大用,他离开家的时候还留了一些。

    他做不到在父母跟前尽孝,只能给些能延年益寿的食物了,让他们这一生少受一些疾病之苦,也算全了生恩与养恩。

    把姑娘们送到洛阳,送到唐皇送与的住宅群之后,金熊熊就带着孙悟空以及牡丹萧天走了。

    他们消失在了姑娘们的视线中,可实际上并没有走多远,而是在暗中关注了好几天。

    姑娘们并不是一起住的,而是想一起就一起,不想一起也能单独居住。

    周围邻居很和谐,知道她们是异族人也没有用奇怪的眼色看待,有时候聊天的时候,还会很有兴致分问起关于他们那里的事情。

    女人抛头露面什么的,在大唐根本不是什么事情。

    洛阳有舞坊,也有乐坊,姑娘们可以去那里做个表演的人,也可以在那里带着等人上门请去做教人。

    总之,在洛阳,女子自己赚银子,是不会被人嗤笑的。

    要是你结交到爽朗的同龄女子,还能跟着一起去打打蹴鞠,在郊外跑跑马。

    知道姑娘们生活得还算顺利,金熊熊这回真的是很放心的走了。有唐皇让这方官吏看顾着,姑娘们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牡丹跟在萧天的身边,见到曾经的小姐妹生活得那么好,心中也很是欣慰。

    要是她不跟着萧天一起,在这大唐生活,想来也是快活至极的。

    萧天:“后悔么。”

    “跟着你,我一点都不后悔。”大唐再好,也没有爱人,牡丹一点都不后悔跟着萧天。

    金熊熊没有回那个城池,而是跟着孙悟空个去了国都,青书小师弟还在那里保护唐僧呢。

    之前离开的时候,就说了去去就回,这么多天过去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着急。

    回到国都,唐僧和青书都在房中,猪八戒和沙僧自然也在。

    “大师兄你可回来了。”见到孙悟空回来,猪八戒眼睛都亮了,这些天过去金熊熊给的食物都吃完了。

    他是期待孙悟空带金熊熊回来,好得到好吃的呢,哪里是想孙悟空了。

    “去!”孙悟空走到唐僧身旁,“师傅这几日可还好,可有不长眼的人类或者妖怪?”

    要是有的,孙悟空想直接把仇报回来。

    金熊熊一回来,就被青书小师弟抱住了,一把抱着了大腿。

    “怎么了?怎么一句话都不说?”金熊熊抚摸青书下朋友的头顶,轻轻哄着。

    “想大师姐了,大师姐说去去就回的,去了那么就都没有回来。”

    金熊熊回来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小孩一定要翻旧账,这不果然如此嘛。

    小青书还小,会使小孩子脾气,可也很是好哄,及熊熊许了许多的诺言,才把人给哄好了。

    “你说的,不能食言。”金熊熊说以后都不把他扔下了,青书很是开心,可还是要她再三保证。

    金熊熊保证:“绝对不食言。”

    “好。”

    金熊熊和孙悟空不再的这几天,确实有人还有妖怪前来挑衅。

    妖怪嘛,自然是知道唐僧在这里,闻着味道过来的,当然青书在这里,根本没有给他们靠近的机会,全部都斩杀干净了。

    至于人类,自然是这方国家的皇帝了。

    唐僧一个人就引来那么多妖怪,人类总是害怕妖怪的,即便他是大唐来的,皇帝还是不想他在留在皇宫。

    要是孙悟空还没有回来,唐僧他们明天都要离开了。

    至于孙悟空怎么找到他们,只能靠留下来的标记了。

    “这皇帝,好大的阵仗,竟然连和尚都赶。”孙悟空觉得唐僧就是一个和尚,和至于被刁难至此,一挥手就像去教训那个年轻的皇帝。

    “悟空。”唐僧被赶虽然也很不高兴,可也知道那是人之常情。

    皇帝害怕妖怪很正常,他自己不也害怕么。

    金熊熊也不希望孙悟空乱来,道:“既然他希望我们尽早离开,别引来再多妖怪,我们今日就离开就是了。”

    人类远离妖怪那是能多远就多远,唐僧还引来那么多,皇帝能不害怕才怪。

    为了不让人讨厌,今天就走也是好的,金熊熊就觉得。

    孙悟空:“你们觉得那皇帝就没有错?”

    这下,屋子里安静了。

    金熊熊:“要是按照立场来,我要是站在他的立场,觉得他是没有做错的。”

    她给孙悟空举个例子,“要是您花果山来了许多吸引猎人的东西,您会不会也不高兴,希望它们尽快离开?”

    “如果您可以赶走猎人的话,您要保护唐长老取经,对此无能为力,不能护住花果山一辈子。”

    就像那皇帝一样,皇帝对上那些个妖怪,也是很无能为力的。

    金熊熊眨眨眼:“当然,你想去也是可以的,毕竟咱都是妖怪嘛,随心所欲也行。”

    孙悟空都已经不想去了,听她这话只觉得心累。

    唐僧:“金施主,你就不要教坏悟空了。”什么妖怪嘛,随心所欲也行,那怎么行,伤害了人就是不对了。

    “走吧。”最后,不知谁人说了一句,至此两只队伍又分道扬镳继续出发了。

    金熊熊这边有两个人类,肯定不能像平时一样腾云驾雾了,好在有个飞舟可以供他们使用。

    萧天还有牡丹没有坐过飞舟,这日从房间里出来,在结界里面俯瞰万山的时候,心中是极其恍惚。

    以他们人类的脑子,哪里想过有这样的一天。

    “多亏了金姑娘,不然我们哪有这样的机会。”牡丹依偎在萧天的怀里,对着下面的景色感叹道。

    只是给金熊熊出谋划策而已,就能吃好穿好见识到以前从没见识过的东西。

    如果不是金熊熊,他们或许穷极一生也没有这样的机遇。

    “我们确实要感谢她,没有她,我们现在或许已经去见阎王了。”萧天比牡丹更加懂得金熊熊对他们的恩德。

    “嗯,我们以后一定要好好帮忙,不能给金姑娘添乱。”

    坐飞舟没有飞行快,可也比唐僧他们快一些,提前就来到了车迟国,原著里面那个排挤和尚的车迟国。

    车迟国连年有灾,几年前出现了三位道人,这车迟国的国王和王后见他们能求雨,便把他们奉为国师。

    这三个道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和和尚有仇,几年之内就把和尚打压得惨之又惨,令路过的唐僧很是感伤,让徒弟孙悟空与之斗法。

    最后结果可想而知,三个妖怪变的道人身陨,唐僧得以盖了通关文牒西去。

    看那剧情的时候,金熊熊看见周围的凡人无不拍手称快,可是呢,她却不是那样开心。

    剧情也说了,车迟国连年有灾害,三个妖怪化作道人解了国家的灾害,给百姓求雨解灾,得了国师的称号。

    要说他们那里不好,或许就是太过排挤佛门和尚了吧,而两个王上王后也听之任之,让寺庙空置了下来,和尚都被派去做苦工。

    说国王王后被道人蒙骗,金熊熊觉得也不尽然,那或许就是帝王权术罢了。

    求你佛门,佛门既求不了雨,也解不了灾,为何就不能信了道,让那三位道人成了国师。

    至于国师排挤和尚,那就排挤呗,能解了一国百姓的忧愁,即便排挤了敌对派又有何妨。

    金熊熊也是道门中人,若是那三位妖怪没有害过人,或许她还可以帮帮他们。

    想起剧情里他们给三清做祭祀,孙悟空三个徒弟使计让他们喝了nia这件事,她就想笑。

    飞舟停在了车迟国国都外面一个荒郊,要是没有记错的话,那里就应该可以初见和尚被迫害的情景了。

    很多和尚被压去做苦活,还有些被关进了大牢里。

    那三个妖怪的做法,金熊熊能够理解,可是却不能苟同,这么做可不是给了别人打的把柄。

    自古以来,压迫的都会被视为反派,人们可不管你是不是有派系纠纷,无论做什么,都要有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万不能因为好恶就直接动手了。

    金熊熊带着青书他们走在路上,随处可以见到被官兵压着做事的和尚。

    当初西方准提接引成圣,就带着巧劲了的,给世人度一切苦厄。

    你说人,一生中怎么可能没有做过恶呢,只要做过一点亏心事,都会心中不安,害怕下地狱了被清算。

    因为这种害怕,即便佛保佑得不是很明显,人类也会为着这愧疚,去寺庙上香。

    那三个妖怪化作道人,给这车迟国的百姓求雨,到头来,信不信那些百姓还是回去寺庙,而不怎么去道观。

    这就是人性。

    那三个妖怪会打压和尚,也是气得不行了,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打击这些和尚的嚣张气焰。

    金熊熊走着,遇见一个推车的老人,随意问了几句话,“您可知道这里是哪里?”

    再问这个老人之前,她还特意变成了一个和尚。

    “你,你,你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老人好心提醒金熊熊,蒸蒸脸都开始害怕起来。

    “您莫要害怕,这是怎么了,我一路走来见到那么多和尚被官兵压着。”金熊熊问道。

    老人叹气,“哎呀,这还不是国师的手笔。”

    “哦?国师?”

    “国师是道人,可不得排挤和尚。”

    金熊熊想了想,问道:“国师不好吗?”

    这段日子天气太热了,地里都旱得不行了,走在路上也是汗流个不停,老汉脸上沟壑纵横,汗水随着那些沟壑留下来。

    “好,只要国王和王后安排到位,国师会为我们求雨。”老人道。

    只要有灾情,或者有旱灾,那几个国师都会给他们解难。

    金熊熊:“那不挺好的。”

    “好什么好,他们不把和尚当人啊。”老人痛心疾首,觉得金熊熊一定是疯了,明明是个和尚,却为那几个国师说话。

    金熊熊摸了摸鼻子,没办法,她的主观意识太强了。

    “你们平时肯定都去寺庙烧香了,不怎么去道观,才那几个国师才针对和尚。”金熊熊一针见血。

    老汉想着之前自家确实经常去寺庙祈福,让家人多子多福身体健康什么的,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你们受了道人的恩惠,却不去道观,而是去寺庙,佛见你们受灾可有帮你们?”金熊熊又道。

    都说乱世菩萨不睁眼,他们百姓受苦的时候,确实没有哪个和尚站出来,给他们求雨的。

    老汉没有说什么,推着车走了,金熊熊怎么叫,他都没有再搭理。

    蛟青青:“你难道说的不对吗?他为什么生气了。”

    金熊熊变换回原来的样子,看着那老汉的身影,笑而不语。

    萧天适时给大家解惑:“就是因为太对了,所以那老汉才不能接受,有时候求而不得才更令人痴狂,比如健康比如子嗣比如消除孽障,那都是道观不能管的。”

    若说道观是消灾解难,那么,寺庙就是满足**。

    是人,就免不了**,当释放**的地方被销毁,人类可不就生气了。

    金熊熊对萧天的话很是赞同。

    人类都说乱世菩萨不睁眼老君背剑救苍生,想来是什么都清楚啊。明明清楚得很,却还是都去了寺庙,道观反倒荒废了下来。

    道人的作为,他们很感激,可是他们还是选择寺庙。

    金熊熊轻笑:“走,去见见那三位国师。”

章节目录

她在西游开局一把菜刀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阳阳很得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阳阳很得意并收藏她在西游开局一把菜刀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