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猜,这刘霜白和王泽在老师和他们的同学眼里,谁是好学生,谁是坏学生?”

    安娜一口气喝下一瓷缸温水,问道。

    “刘霜白吧,这家伙头脑灵活,能说会道的,一看就有一股聪明劲儿。”顾老六不假思索的说道。

    “周森,你怎么看?”

    “如果用学业成绩来评判的话,刘霜白比不过王泽,王泽这种人非常适合读书,做研究,而刘霜白选错了专业,他的口才这么好,可以从商,甚至从政都可以。”周森想了一下说道,“所以,无所谓好坏,两人的性格不同,选错方向自然会带来不同的结果。”

    “王泽一直是老师和同学心目中的好学生,他的课程在班上都是名列前茅的,所以老师都很喜欢他,他的倒是渡边教授想推荐他去日本的仙台医学院读研究生。”安娜道。

    “你说是什么,推荐他去仙台医学院度研究生,他才大二,早了点儿吧?”周森惊讶的问道。

    “是早了点儿,但是这个渡边教授很看好他,所以才想提前给他运作和安排。”安娜道,“这仙台医学院的入学推荐名额很难的,渡边教授就算想要推荐他入学,也需要他本身的素质过关才行。”

    “这个素质包括他本身的成绩还有政治倾向吧?”

    “那是肯定的了,需要有人担保的,出了事儿,是要承担连带责任的。”

    “你刘霜白呢?”

    “他可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之一,学习成绩不怎么样,中等偏下,主要是他没把心思放在学习上吧,喜欢掺和各种社团活动,什么话剧社,书法社,合唱团什么的,都能见他的身影,倘若他成绩够优秀的话也没啥,问题他自身学习成绩并不好,还经常拉着本班的同学参加这些活动,本该好好读书,却经常缺课,还夜不归宿,反正就不像个学生。”

    “那他怎么跟王泽认识的,又把他给拉进了这个话剧社的?”周森好奇的问道。

    “用美人计呗。”洪玉梅来了一句,“这家伙打听到王泽喜欢陈丽娟,就把陈丽娟给弄进了话剧社,这样一来王泽也就跟着一起加进来了。”

    “王泽跟陈丽娟是男女朋友?”

    “谈不上,陈丽娟家庭条件不错,但这个女孩子虚荣,虽然人长的漂亮,但瞧不上王泽,王泽虽然看上去很有前途,可是陈丽娟想要的是一个能够带给他光鲜亮丽的男人,明显王泽不是。”洪玉梅叹了一口气道。

    “老实的好男人遇到虚荣拜金女,这不奇怪。”顾老六颇有经验的来了一句。

    “马上提审刘霜白。”

    “好咧,森哥。”顾老六兴奋的一声,因为在这之前,就是他怀疑刘霜白要比那个赵长青要更多一些。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谁来审?”

    “安娜,你来审,其他人愿意观摩的,可以去。”周森直接吩咐安娜一声。

    “森哥,我呢?”

    “你有安娜了解他们的关系吗?”周森一句话,顾老六立刻哑口无言了。

    “我来审一下这个赵长青,他跟刘霜白是表兄弟,他们彼此之间应该更了解才是。”周森问道,“谁来给我当记录员?”

    “头儿,我来吧,我一直都是跟着你的。”洪玉梅抢着说道。

    “行,就你了,其他人再把资料整理一下,看有没有遗漏的,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必须在明天天黑之前结桉。”周森宣布道。

    “明天就结桉?”余学铭咂舌一声。

    “那你想什么时候?”周森呵呵一笑问道,“就这么一个桉子,还有什么不清楚的,难道还要拖个十天半个月不成?要都像这么办桉的话,一年到头,我们能办几个桉子?”

    “是。”余学铭悻悻一声。

    ……

    “赵长青,你有大好工作,前途一片光明,听说你家里还在张罗着为你找了一门不错的亲事,人生才刚刚开始,为什么要掺和进‘反满抗日’的事情中来呢?”周森亲自审问赵长青。

    “长官,我没有‘反满抗日’,我们只是讨论一下社会话题,关心一下政治,难道普通老百姓就只配浑浑噩噩的活着,一辈子做牛做马不成?”赵长青一个反问,整的周森话都不会说呢。

    “你懂什么政治,政治又是什么?”周森想了一下,回道,“它是一个小老百姓能玩得转的吗,你也不掂一掂,你有几斤几两?”

    “政治,你懂吗?就那个政府,怎么了来的,不过是日本人扶起来的傀儡罢了,我是小老百姓不假,可小老百姓就连说话的权利都没了吗?”

    “放肆,满洲国跟日本国一衣带水的友好邻邦,如果没有日本国,我们满洲国能够今天的安定和繁荣……”周森勃然大怒,继而大骂一声,可这话他嘴里说着都觉得恶心反胃,但又不得不说。

    赵长青冷笑一声,似乎对周森的表演的极端蔑视。

    “赵长青,别给脸不要脸,你现在主动认错,念你年少无知,还可从轻处罚,否则,你后悔都来不及。”周森厉声道。

    “我没有错,为什么要认错?”

    “来人,上夹棍!”周森一怒之下,只能用刑了,被架到这份儿上了,没办法。

    “啊……”

    夹棍一上,赵长青这么一个从未吃过苦头的小年轻,立刻就惨叫出声,满头大汗。

    “赵长青,这夹棍一般只是用于女犯,你都承受不住,若是其他的刑罚,看你还能嘴硬到什么程度?”周森恶狠狠的斥道。

    “姓周的,来呀,我要是皱一下眉头,我就跟你姓!”赵长青脸色青白,但嘴上还是很硬。

    “你这样的不孝子,我可不敢要。”周森一挥手,继续!

    用刑是一个程序,如果被抓进来的人,都不用刑的就给定性的话,这在日特机关内办桉,就是一个破绽。

    不管赵长青招还是不招,这一过程都少不了。

    “赵长青,你跟刘霜白是表兄弟关系吧,是你介绍他跟秦胜韬和乔三郎认识的吧,按照你们内部的组织关系的话,你算不算是刘霜白的入党介绍人?”

    “不是,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懂没关系,上老虎凳。”周森冷漠的一挥手,吩咐一声,现在,他也只能狠下心来了。

    “我,我不知道,你,你们就算杀了我,我也不知道……”随着砖块一块一块的叠加,赵长青几乎痛的快要晕死过去了。

    “你把你的表弟引入你们的组织,没想到会害了他吧?”周森走过去,俯身下来,盯着赵长青道,“交代吧,只要你承认了这一切,就能少受点儿苦?”

    “呸,你们这些日本人的走狗,汉奸,迟早不会有好下场的!”

    “放肆,还敢骂我,给我狠狠的打!”

    审讯室内,顿时响起了拳打脚踢的声音,最后把赵长青蜷缩在在地上,就剩下一口气了。

    “行了,别把人打死了,就问不出话了。”周森抬手制止了两名日本狱警的动作。

    “赵长青,你可想好了,你不说,不代表你表弟刘霜白不会说,他可不见得有你怎样的意志力。”周森蹲下来了,冲奄奄一息的赵长青冷笑一声,“拖出去。”

    另外一边。

    安娜直接炮制了一份笔录,然后拿给刘霜白,让他签名画押,内容大致是他承认自己利用话剧社组织宣传‘反满抗日’和‘**’思想,破坏日满大团结和共荣,犯了严重的思想罪。

    “你,你们这是干什么,我没说过这些,我,我不签……”刘霜白一看内容,吓得直接推开道。

    “你不签也没有用,你的女朋友梁艳霞已经把你的一切都说了出来。”安娜说道,“这样她才能获得宽大处理,早点从这里出去。”

    “不,不可能,小霞她不会这么做的。”

    “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何况你们还不是夫妻呢,她怎么会为了你而毁掉自己的人生,陪着你坐牢呢?”安娜冷笑一声道,“真正的监狱可比这里可怕晚辈,一个还未成婚的年轻女孩子,这要是被关了进去,结果可想而知。”

    “你们太卑鄙了……”刘霜白脸色瞬间苍白,眼神也失去了光彩,宛若一具行尸走肉一般。

    “签字画押,还能争取一个从轻发落,如果你拒不签字的话,那就只能按照规矩重判了,你这样的,少说也要关上三五年的。”安娜道。

    刘霜白目光呆滞,没有回应。

    这家伙要真有内情的话,相信此刻应该开口说话了,他没理由再继续隐瞒下去了吧。

    “你好好考虑一下,给你一晚上时间,过时不侯。”安娜见状,也没必要给他用刑了,直接命人将他拖走了。

    难道王泽?

    不是赵长青,也不是刘霜白,那就剩下一个王泽了。

    王泽有没有动机?

    他表面上看上去不像是内鬼,也没有动机,但其实还是有的,他是被拉进这个小组的。

    算是中了刘霜白的使的“美人计”了,因为陈丽娟的缘故才加入进来的。

    可是他有自己的利益诉求。

    他如果退出的话,刘霜白等人肯定不同意,没有人敢保证他不会泄露他么的秘密。

    基层地下工作中的方式和方法问题是很大的问题,尤其很多人没经过严格的培训,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这可能根据地问题不会有那么大的后果。

    但是这是敌人控制下的城市,地下斗争的形势和局面完全不同,一个小错误,或者一个不谨慎,甚至是好心办坏事儿,那带来的后果就是灾难性的。

章节目录

刀尖之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长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长风并收藏刀尖之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