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窗户迅速关上,周玉樱随便找了个外套穿着便下楼。

    不知为何,今日的洛晚清莫名给她一种极强硬的感觉。

    就好像...世界末日?

    周玉樱甚至顾不得穿鞋子,就已经直直冲到楼下。

    许是洛晚清敲门的动静实在太大,且时间长,已经有佣人起床准备开门。

    远远看着在门口附近的佣人,周玉樱高喊一句,“住手!”

    佣人显然还没清醒,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只见佣人周身一震,回过神的瞬间想要发火,却在看到来人后将情绪直直压下去。

    毕恭毕敬退到一边,佣人开口道,“小姐早。”

    “谁允许你给她开门了?”

    周玉樱看上去满身火气,实则字里行间满满都是恐惧之意。

    她怒目圆睁着骂了句滚,紧接着便自顾自走到窗边,将目光探出去。

    周玉樱甚至没敢开窗户,一双眸子紧紧盯着站在自家门外的女人。

    只见周玉樱唇角一绷,悠悠开口。

    “洛晚清,大清早的你不休息,有的是人休息。”

    “不愧是没爹没娘的野孩子,这么没有教养,只会跑到别人门口狗叫!”

    说这话时,周玉樱一直紧紧抱着双臂。

    她居高临下微微抬起小脸,无尽傲慢的外表底下,其实是因为太过恐慌甚至忘记穿鞋的一双赤脚。

    只见,美艳的人儿带着寒光出鞘般目光一步一步走过来。

    隔着玻璃面对面站定的一瞬间,周玉樱下意识咽了咽口水。

    她双手死死抓住自己一双手臂,仍然在撑着面子。

    “我奉劝你最好在我打电话喊人把你抓起来之前,识相点自己滚蛋。”

    似是听不到周玉樱的狗叫,洛晚清此刻一张绝美小脸没半点温度。

    她直勾勾盯着对方,眉眼间尽是寒意。

    须臾,冷冽且极具穿透力的少女声响起。

    “周永存,在家么。”

    “楚玉,在家么。”

    似是没想到对方会问这个,微微一怔,周玉樱警惕地看着对方。

    “你做什么?”

    没得到想要的答案,洛晚清也没多废话。

    只见她眸子一瞥,看向车库。

    在看到两辆车子整整齐齐停在里面之后,带有危险的弧度便在洛晚清嘴角浮起。

    晨起的泥土还有些湿润,凑近闻,甚至能闻到露水的味道。

    众人视线中,少女蹲下身子,小手冲草坪之中一伸。

    紧接着,同她格格不入的巨大石头就被她拿起,那庞然的体积,似乎随时都会将洛晚清柔然手腕折断一般。

    周玉樱极尽不解的眼神中,洛晚清微微一笑。

    “砰!”

    说时迟那时快,玻璃碴纷飞的声音犹如一道脆响的炸弹,在众人之中瞬间崩裂!

    方才周玉樱所站立的窗子,此时已经被洛晚清打开一个洞。

    周玉樱站在里面,下意识后撤的瞬间,双手紧紧抱住自己,她瞳孔瞪大,看向洛晚清的眼神中满是不可置信。

    “洛晚清!你疯了!你真是疯了!”

    方才的玻璃碴并非只波及了周玉樱一人,洛晚清那张小脸,也被划出几道血印。

    但洛晚清却好似感受不到疼痛一般,冷着脸如机器一般一下下砸着,直至那机械的动作将整个窗子彻底凿开。

    “咚——”

    石头光荣完成使命,被少女毫不留情丢回泥土。

    洛晚清干净利落拍了拍手,将手上的尘土打落。

    随即那双小手便扳住面前窗子的框架,她脚下一蹬,整个人瞬间翻进去。

    看着面前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周玉樱脸上不由露出恐惧。

    她甚至愚蠢的还想要用语言压制住洛晚清,喋喋不休地一直开口。

    “洛晚清,你这是私闯民宅!我要告你,告你!”

    “来人啊,把这个贱人给我...”

    “啪!”

    周玉樱一句话还没说完,剩下的声音就被封锁在这利落的巴掌里。

    洛晚清这次可没向先前一样留了力气,使出全身力气的一巴掌,直接把周玉樱扇倒在地,眼冒金星。

    她扯扯嘴角,危险的气息瞬间便弥漫到周家各个角落。

    洛晚清居高临下看着眼前人,上前一步,那脚尖便死死踩在周玉樱的右手上。

    危险眸子中尽是嘲弄,那些陈年老账被洛晚清一笔笔提起,一笔笔开始计算。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周玉樱,当年你就是拿这只手,冲我爷爷杯子里面放泻药的?”

    那文件里面除却能够定罪的关键证据,还有周家人一笔笔的黑心事。

    恐怕楚玉是单纯听信了背后的人,所以连看都没看,直接将u盘给了洛晚清,甚至没删掉对她自己不利的东西。

    “你...你在说什么......”

    一句话还没说完,周玉樱便疼的呲牙咧嘴。

    她一只手被死死踩着,另一只手便拼命一样去扒拉洛晚清的脚踝。

    “洛晚清,你放手你放手!你这样会废了我的,你放手!”

    身下人的喊叫仿佛笑话,洛晚清听不见一般,加深了嘴角的弧度。

    漂亮的足尖微微旋转,洛晚清像朵危险美艳的花芯。

    须臾,骨头破碎断裂的声音赫然响起,周玉樱一张小脸上的血色被瞬间抽空。

    她坐在地上,抬眸之间已然是一片朦胧,大片的虚汗肆无忌惮布满后背,这一刻,周玉樱才明白。

    先前洛晚清不过是不屑于和她计较,斗争,真正狠起来的洛晚清竟是这般恐怖。

    淡淡收回目光,洛晚清直接将周玉樱踢到墙角。

    她处理周玉樱,就像是处理一件没用的垃圾一样。

    此时,楼上的周家夫妇终于听到声音下来。

    楼梯上,楚玉看到周玉樱在角落中的可怜模样,看到周玉樱那只被踩扁平的手,只觉得脑子中蹭一下有什么就上去了。

    她红着眼眶迅速跑到周玉樱身侧,一把将地上的人儿捞进怀中,紧紧抱着。

    “玉樱,你怎么样了玉樱!”

    “妈...我的手,我的手......”

    这一刻,楚玉才意识到周玉樱一双小手的严重性。

    只见楚玉瞪大眼睛看向洛晚清,语气中满是苛责。

    “洛晚清!玉樱是你的同学,是你的朋友,你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章节目录

予你心尖放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瑜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瑜笙并收藏予你心尖放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