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去稳妥的计划之外还有一个计划,那就是来一个突然袭击,直接攻打长安城。

    到时候长安被拿下,吴国必定会陷入动荡之中,到时候长平军在全线进攻,那吴国便危险了。

    不过这些都仅仅是年轻殿下在这一小会儿脑子里面的幻想,这些全部实现还是很有难度的。

    他不知道该不该相信独孤全以及张兵,就算相信,他也不知道吴国对他们有没有防备。

    如果真的有防备,到时候中了吴军的圈套,弄不好这两州没有得到,反而损失不少兵力,原先的几州也会陷入危机。

    这是一场赌博,还是一场大大的赌博,当然赌资也是非常的丰厚。

    那儒雅中年男子再次开口道

    “殿下可是不相信我们?”

    年轻殿下连忙摇头

    “倒不是不相信,只是,消息来的太过于突然了,让孤一时间没有准备。”

    这话独孤全倒是可以理解,确实是太过突然了。

    毕竟是这么大的事情,怎可草率而定。

    兵者,大事也!

    况且两国已经签订了互不攻打的条约,无论哪一国先行撕毁盟约,都会令天下感到不耻。

    当然,这只是其次的,主要是如今两国都经不起大战了,都需要时间来消化五国伐晋给两国带来的影响。

    尤其是他们晋国,如今虽然情况还算是稳定了下来,但是潜在的危机还有不少,远远没有表面上这么轻松。

    此战对晋国的影响绝对是毁灭性的,直接就是十室六空的局面,这也就是夺取了吴国十几州几十余县,才勉强让晋国喘息了过来。

    而就算如此,晋国如今也是经不起大战的,国家正值改革,百姓需要融合,一切都待建设,晋国需要时间来消化。

    长安确实很诱人,但是他心里知道,打下长安能如何呢?

    打下长安就能守得住吗?

    先不说能不能打下长安,即便是打下长安,吴国难免没有忠心之辈,到时候人家来一个兵围长安,那他们都得死在长安。

    况且,洛阳可是离长安不远,难保卫军不会到时候出来插一脚。

    晋国,吴国先前一战损失最大,而此时在搞什么动作,得意的无疑的是卫国。

    要知道大战之后,卫国的综合实力可是已经在吴国之上了。

    吴,晋相争,那可不就是便宜了卫国吗?

    卓从义不想看到这一点,况且对他来说,吴国虽然是大哥的真正仇人,但是他对吴国也有不少的钦佩,反而对卫国便不是如此了。

    还有重要的一点便是,他敬佩已经死去的大将军吴航。

    就如同大将军吴航敬佩自己大哥一样。

    当日大哥沙场自尽以后,不少的将领校尉都想起了那一句话。

    凡是击杀卓从飞者封万户王,协助击杀以及夺得其骸骨者全部封千户侯。

    卓从飞是战神不假,但是那是生前,如今死在了敌军的面前,自然,这么大一笔丰厚的财富难免不会有一些胆大的将领眼馋。

    当时确实不少将领都有这个想法,可是在大将军吴航的呵斥下,他们才作罢。

    也就是说,是大将军吴航保护了大哥的一个全尸,按理说他应该是卓从义的恩人。

    单凭这一点,卓从义还是对吴航敬佩的,所以反之他对吴国也没有像卫国那样憎恨。

    从开战到结尾都是一个帮助者的身份,赢了捞取一大笔好处,输了也只是损失了一些人而已。

    卓从义平生最看不惯这样的人,而毫无疑问,如今的卫国便是。

    他欣赏吴国组织五国伐晋的勇气,但他也厌恶卫国从中得利。

    所以,不论从个人还是从大局出发,卓从义都不会草率行动,妄动刀兵。

    年轻殿下没有立即给这位儒雅中年官员任何的答复,只是说道

    “孤在这里,可安全?”

    独孤全点点头

    “放心吧!有老夫在,没人知道你在这里。”

    既然如此的话,那卓从义便可以有时间养伤了,也可以趁这个时间好好想一下该如何回应独孤全以及张兵,还有,自己也可以提前有个准备。

    年轻殿下开口道

    “那为我们准备几间房间吧,休息上几日,孤会给你答复。”

    独孤全点点头,毕竟是这么大的事情,而自己也隐忍了快十年了,也不着急这几天的功夫,在等上几天又如何呢?

    他一口答应了下来,马上吩咐人去办,随后他便向年轻殿下告别。

    他身为一州刺史,不能离开的时间太长,如今也该返回雍县了。

    不然到时候让别人真的查出什么马脚来便是大事休矣!

    走之前,他交给了年轻殿下一个符印,想好了可以去雍县找他。

    年轻殿下点点头,送走了这位前朝遗孤。

    马上,房间被安排好了。

    这间房间内只有年轻殿下以及木清竹两人。

    年轻殿下眉头紧皱疑惑道

    “清竹,你说应该相信他们吗?”

    木清竹是江湖女子,但也是年轻殿下的女人,她从不主动插手这个男人的官场之事,但是他主动问起来了,她也就说了

    “我认为可信度很高,他没有必要兜这么大的圈子来跟我们玩,况且独孤全走之时不是把整个岐州的地图献上了吗?”

    年轻殿下点点头,觉得说的有道理,刚刚他翻越了一下,这岐州地图各地的地形以及样貌还有吴国的各种补给路线都画的非常详细,可见是下了很长时间的功夫。

    但是年轻殿下不明白,独孤全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也可以说,独孤全跟张兵两个本可以安然快活的活着的封疆大吏,如今突然来找他这个秦王为此事甚至可以丢掉性命是为什么?

    他不明白,要知道大夕已经亡了快十年了,吴国也建立八年甚至九年了,单单是为了前朝的两个公主以及当年末帝的一句话,便履行,隐藏至此吗?

    这是需要多么一个大的毅力,以及多么大的勇气。

    虽然不知道其它投降吴国的前朝大臣怎么样了?

    但是年轻殿下知道,自古王朝更迭之后那些旧臣就算再不甘也得向天下大势服从。

章节目录

大晋宏图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林中一老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林中一老朽并收藏大晋宏图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