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序秋道:“你见过皇上了?皇上没有生气吧。”刚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宋荆云那么不给皇上面子,皇上少不了要斥责的。

    宋荆云道:“无妨。”反正皇上说什么也都被他给怼了回去。

    “此去可顺利?”杨序秋问道。

    宋荆云知道杨序秋这是在关心自己,他道:“一切都很顺利。”

    他徐徐的给杨序秋说了他这次在北疆的经历,语气十分的轻松,若是杨序秋不了解北疆王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只怕也会相信的。

    他只是将那些好的说了出来,不好的都自己打落牙齿活血吞了。他是不想让杨序秋担心自己。这一点杨序秋和他是一样的。

    只是杨序秋在听说了宋梧的下场后也是不免唏嘘。

    想那宋梧当日是何等风光,也没想到自己会落得这样的下场吧。

    宋荆云看出她的情绪安慰道:“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杨序秋倒也不是可怜她,只是觉得皇帝太过无情。

    宋荆云目光灼灼道:“你这段时间还好吗?”

    杨序秋点点头,倒也不能说不好。反正一切的事情都能自己处理的了。

    “今日之事多谢你了。”若不是宋荆云帮忙她恐怕不能这么快脱身,也不能脱身的如此干净。

    “我早就说过咱们之间不必说谢谢的。”宋荆云眼中满是温柔,和刚刚在皇宫完全是两模两样。

    他愿意帮杨序秋做任何她想做的事情,不管再难他一定会帮着她实现的。

    杨序秋低头沉思片刻,她欠宋荆云的实在太多了,根本不知道怎么才能还的清。

    忽然杨序秋心中闪过一丝异样,方才她和宋荆云徐徐的说了这么许多,按说杨修衡也早该回来了。

    她转头问白芨道:“你去问问,二哥怎么还没回来?”

    按说知道宋荆云来了这里,他一定会及时赶来的,不知道为什么杨序秋心中有一种很难受的感觉,像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

    难道宋景煜要在他的家人身上下手?

    杨征和杨修衡都是朝中重臣,杨修宇出门游历,只有杨修衡了。整日和那些公子哥饮酒作乐,想要动什么手脚那可是相当简单的一件事。

    杨序秋催促道:“快,你快去看看。”

    宋荆云见杨序秋突然这么着急赶忙问道:“是怎么了。”

    杨序秋还没有说出口,就听见白芨刚刚到门口就折返回来的声音:“小姐,二公子回来了。”

    回来就好,杨序秋的心中松了一口气。

    “二哥,你怎么才回来。”杨序秋转身就去迎,但是一转头却看到没有力气倚在小厮身上的杨修睿。

    杨序秋道:“二哥这是怎么了?”

    那小厮有些心虚道:“二公子只不过是喝醉了。”

    喝醉了?杨序秋上下打量了杨修睿一圈。他脚步虚浮,面色泛白,眼睛和嘴唇发青。喝醉了酒是这副样子吗?

    杨序秋上前,也不顾什么男女大防,用力拍了拍杨修睿的脸:“二哥,二哥你怎么了。”

    但是任凭她怎么叫,杨修睿都像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呵呵的傻笑着。

    杨序秋看着他这样,心中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她的手也不自觉地加重的力量。

    一巴掌,打的响亮。

    杨修睿这才这一巴掌打的清醒了些。他含糊道:“我怎么在这儿?妹妹你怎么在这儿?”说着他就松开了小厮扶着他的手。

    向前走了两步。可是他的脚像是没有任何力量一样,一走就想栽倒在地。

    幸亏宋荆云眼疾手快,一把拉住杨修宇,将他扶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杨序秋眼神凌厉,满面的怒气道:“你们是在哪儿找到我二哥的?”

    那小厮之听说过杨序秋可怕,可是现在真的让他见识到了他害怕的双腿都发抖了:“回小姐,咱们是在三春楼找到二公子的。”

    三春楼,哪儿虽说是个酒楼,但是赌博、狎妓都有。不是什么正经的地方,脏的很。

    杨序秋知道自家哥哥喜欢喝酒玩乐,但是也绝对不会去那样的地方。

    毕竟杨家有杨家的家教。

    那是刻在骨子里的。

    杨序秋道:“你们找到二哥的时候他就是这副样子了吗?他身边可还有什么人?”

    那小厮摇了摇头。

    他们进去的时候的确一个人也没有,就只有杨修睿穿戴整齐的躺在于床上,看起来像是喝醉了。

    他们想到是世子来了,也顾不得那么多,架着杨修睿就回来了。

    若真的只是喝酒又何必去那种地方。

    杨序秋问小厮道:“二哥是什么时候出去的。”

    今日是王公贵族都到,杨修衡不是什么官,自然是不用去的。所以杨序秋也没有关心他的事情。

    那小厮思考了片刻道:“前日中午,二公子出去之后就没有再回来。”

    这样说起来,杨修睿已经两天没有回家了。

    杨序秋不禁有些懊恼,都怪她这段时间总是想着对付宋景煜的事情,竟然这样的事情都不知道。

    “你也未必能面面俱到的。”宋荆云了解她,也知道她现在是在责怪自己。

    她看了看杨修睿,对白芨道:“去将石大夫找来威儿哥醒酒吧。”

    在那样的地方待了这么久,现在有是这样,难保他不会染上什么病。杨序秋可是担心的很。

    白芨应声就去了。

    宋荆云拍拍杨序秋的肩膀道:“没什么事的,你放心。”

    杨序秋满脸担忧,深深的看了一样杨修睿,对宋荆云道:“既然世子也见过二哥了,不如就先回去吧。二哥这样子也不能说什么做什么了。”

    这毕竟是杨家的家事,他现在还是个外人,在这里也是有不方便的。所以,宋荆云便道:“那好,我就先走了。”

    宋荆云一步三回头,刚要走出房门,之间杨修睿从椅子上猛地站起来,使劲掐住杨序秋的肩膀,大声喊道:“酒,给我酒我要喝酒!”

    要知道杨修睿最疼爱的就是这个妹妹,断然不会这么粗鲁的对待她的,现在这个样子也着实反常。

    杨序秋道:“二哥你怎么了!什么酒啊。”

    杨修睿对杨序秋叫的二哥还是有反应的,但是也只是一瞬间。

    下一秒,他竟然更加癫狂,手竟然掐上了杨序秋的脖子,将她摁在地上:“酒,给我酒,不给我就杀了你!”

    眼见杨序秋被掐的喘不上气来。宋荆云立刻上前,一记手刀就将杨修睿劈晕在地。

    虽然知道杨修睿是他的大舅子,但是还是杨序秋的安全是最重要的。

    他赶紧扶起在地上满脸震惊的杨序秋,杨序秋白嫩的脖子上已经浮现出一片红痕,看起来触目惊心。

    她喃喃道:“二哥这是怎么了。”

    除非是发了疯,否则杨修睿不会这么对待自己的。

    宋荆云亲自给杨序秋倒了杯茶道:“喝点茶,压压惊。”现在他很是庆幸,若是刚才自己走的快了点,说不定杨序秋就会出事了。“你二哥平日里喝多了也会耍酒疯吗?”

    “不会,二哥一向不会喝多,他有分寸的。”难道说这次是不小心喝多了?

    杨序秋仔细回想了刚才杨修睿癫狂的样子,她脑中一个想法一闪而过:“二哥会不会是被人下了药?!”

    杨修睿自己是不会去那种地方的。必然是有人带了他去,哪里据说有能让人快乐的酒,那酒里肯定是掺了什么东西的。

    杨修睿刚刚找酒的样子分明像是个瘾君子,说不准就是有人在他的就酒里下了让人上瘾的东西。

    杨序秋瞬间觉得汗毛直立。

    若她猜的没错的话,这件事和宋景煜有脱不开的关系。

章节目录

重生将门,嫡女毒谋倾天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潺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潺净并收藏重生将门,嫡女毒谋倾天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