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程的路上,某些路段已经被水淹没了,来时偶尔还能看到别的车,现在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

    诺诺打开收音机调到交通台,广播里正在播报暴雨红色预警。

    这是暴雨预警的最高级别,短时间内降雨量就会超过100毫米,这降雨要是在山区,山洪泥石流说来就来。

    诺诺又转台到音乐台,这个时间段已经没有节目了,音乐台播放着一首老歌《lo》,日剧《悠长假期》里的歌。

    剧里有句挺有名的台词--人生嘛,难免有失意的时候,四处碰壁走投无路,那就把它当作上天给我们的一次长假吧,好好休息,休息完了继续整装出发。

    说起来,离开学院,在不为龙族纷扰和混血种糟心的日子里,他们就像经历着一场逃亡,是一个悠长且等待着呼唤的假期,因为他们忽然就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他们是学院的精英,放到人类社会里无论做什么都能独当一面,可他们学的是屠龙术,他们的血统就注定再也无法回到普通人的生活中去。

    当你见识过高山大海,云崩海啸,此后心境便无法波澜不惊。

    路明非在后排车椅上扭来扭去,像是屁股底下生了跳蚤。

    “你怎么了?一副憋屎的小狗样。”顾谶从后视镜瞥他一眼。

    诺诺差点笑出声来,妈的,这什么鬼比喻了。

    “……”路明非脸色一僵,果然,这家伙奇怪的打比方虽迟但到。

    他只是觉得眼下大家这么沉默着听歌有点小尴尬,所以开口道“我是在想那家妇产医院。”

    诺诺眼神动了动,“你说什么?”

    “我说那家妇产医院。”路明非以为她没听清。

    “那不是妇产医院。”顾谶说。

    “你也发现了?”诺诺惊讶道。

    “你们在说什么啊?”路明非不解,还有些不忿,这种感觉像极了学渣被学霸环绕又孤立。

    “妇产科医院里怎么会没有孩子的哭声呢?孕妇住进来了,24小时随时可能分娩,怎么会没有大夫护士来来往往呢?刚生下来的小孩想哭就哭,随时会饿了要喂奶,绝不可能那么安静。”诺诺把车停在路边,“上网搜一下那家圣心仁爱医院!”

    路明非赶紧打开手机搜索,几秒钟后他抬起头来,“那是一家精神病医院!”

    顾谶一怔,这个答桉显然超出他的预料。

    苏小研谈吐正常,思维逻辑也没问题,所以他也压根儿没往对方会有精神疾病这方面去想。

    那现在看来,她的病情该有多严重?

    诺诺紧握着方向盘,眼底有些许兴奋,“我想我们找到突破口了。”

    “苏阿姨并没有怀孕,她只是以为自己怀孕了,她跟我一样出现了幻觉?”路明非拼了命地思考着。

    他隐约感觉到了什么,却很模湖,真相像是藏在错乱的毛线球里,怎么都理不清。

    诺诺说道“那个叫苏小妍的女人得了一种奇怪的病,从不久前开始,她固执地认为自己怀了孕,你们觉得她为什么会得那个病?”

    “不知道。”路明非摇头。

    “楚子航。”顾谶缓缓道。

    “没错,因为她原本有一个儿子,但那个儿子忽然消失了。那是她记忆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忽然变成了空白,逻辑上出现了问题。所以她开始臆想!”

    诺诺童孔深邃如古井,“这种因为楚子航消失而出现的逻辑漏洞,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有,比如我和陈雯雯记忆中不同的你,我们都被某种力量影响了,那种力量能从‘逻辑’上强行删除一个人。

    就像在社会关系网中抠出了一个空洞,断裂的人物关系再自行拼合,拼出来的肯定会扭曲。在普通人那里,这个扭曲很小可以被忽略,但在母亲那里,这个扭曲大到无法忽略。”

    她深吸口气,“芬格尔之前猜的不过,那种力量很可能是一个龙王级的言灵,而我们的敌人,可能是一位新的龙王!”

    “所以你现在相信我说的话了吧?”路明非激动道“楚子航是真的,老顾也是真的!”

    诺诺看向顾谶,后者耸了耸肩。

    法拉利再度吼叫起来,调转车头,沿着来路的方向返回。

    诺诺把油门踩得很深,已经不管在红色暴雨预警的夜里这么开车是不是安全了。

    “她现在臆想出自己怀了孕,肚子里有个孩子,母性暂时平复,但只要往深里问,就会发现她的逻辑是混乱的。”诺诺紧盯着前方的道路,“楚子航就藏在她的记忆深处!”

    黑沉沉的夜空中,闪电偶尔照亮鳞片般的乌云,倒像是有条巨龙横亘在天空之上。

    暴雨滂沱,枝条在风中狂舞,能见度极低,只有眼前一条道路呈弧线状延伸出去,没入黑暗之中。

    路明非被加速度压在椅背上,因为过度惊骇而神情呆滞。

    他既喜悦又恐惧,喜的当然是这个谜团即将被解开,恐惧的是藏在幕后的巨大黑影。

    即使释放那个言灵需要支付惊人的代价,不能用来改写世界,但它确实能够改写世界的某个部分。

    它能令你至亲的某个人忽然消失,也能赋予你权力和地位,这种权能未免也太过巨大也骇人听闻。

    但跟这个神秘的能力相比,诺顿的‘烛龙’根本算不了什么,这种能力像无声的暗流,全无声息地起作用,生杀予夺,都在一念之间。

    他忽然打了个寒颤,这种能力跟路鸣泽的能力岂不是有点相似?都是能够修改世界的作弊能力。

    顾谶面无表情地看着窗外,雨落狂流,灯火四寂,车轮偶尔溅起高高的水墙,好似目光隔绝后,世界就此沉入永夜。

    诺诺快速换挡,油门刹车交替踩,“只要从她的嘴里问出楚子航的名字,就最终证实了我的猜测,学院那边也能有交代。”

    就在这时,后方有光照了过来,光源高速地接近。

    在这条风雨肆虐的高速公路上,竟然有人开车开得比他们还疯。

    诺诺微微皱眉,稍微放慢了速度,偏向道路一侧,让对方超车。

    后方的车来势极勐,几乎是擦着法拉利超了过去,如果不是她驾驶技术老道,必定是两车高速擦碰导致失控的事故。

    诺诺暗骂一声。

    顾谶解开了安全带。

    </p>

    <crpt>;</crpt>

章节目录

龙族:我在书写你的命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我自听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我自听花并收藏龙族:我在书写你的命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