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沌光澎湃,那件残缺的黑暗战戈浮浮沉沉,停滞在原地,坠落的瞬间压塌苍穹,直接在原地形成了一个黑点,那是一颗暗黑洞,足以吞噬极道至尊。

    这件残缺王器的主人已经陨落,属于一件死器,如今那位准不朽之王败亡,天戈铮铮而动,想要撕裂苍穹而去。

    「嗡!」

    苏羽眸光锃亮,施展末法红尘仙之力,将这根黑暗战戈强行摄入手中。

    与此同时紫璃仙剑迸射仙辉,将那个残破的黑葫芦镇压,收入仙器的内部空间。

    远方的那位死亡魔鸟族不朽惊骇,忍受着被蒲魔道痕击伤,朝远方遁去。

    但这一切都是徒劳!

    下一刻,苏羽出手,大道轰鸣,一根根璀璨深邃的秩序神链倾泻而出,瞬间便覆盖了整个天宇,一把裹住那个纤细的身影,将那位女不朽擒了回来。

    黑发女子嘶吼,凤眸带着疯狂之色,想要玉石俱焚。

    「哼!」

    苏羽冷哼一声,将其定在原地,然后一指点出,血芒闪烁,在她的魂魄上种下仙劫奴印。

    「没用的……你逆不了天,天南帝关已经大开,我界古祖降临,你也会死……」那位女不朽面目狰狞,目光怨毒地诅咒,对苏羽的恨意到达了极致。

    「聒噪!」

    苏羽断喝一声,收紧了奴印禁制,刹那间凄厉的惨叫声传出,让人心神颤栗。

    长生者在哀嚎,生不如死。

    可以想象这是何等的痛苦!

    「留你在劫难之海,慢慢煎熬。」苏羽神色冷漠,将其收入收入鬼面玉玦化作的仙剑中。

    做完这一切,他回看了一眼布满尸骸的虬龙星云。

    此时星光如瀑,灿烂的道雨纷纷扬扬,洒落在这一界,十方大道轰鸣,宏大的祭祀声传出,带着若有若无的龙吼之音。

    虬龙真仙化道了。

    他的伤势太严重了,伤及元神,除非仙王出手,否则无人可救,然而现在仙王都在浴血搏杀,根本腾不出手来救他。

    残存的生灵哀泣,这一战中他们损失了太多……

    「这便是身死后的景象吗?」

    日月星辰尽头,苏羽目光暗澹,袖袍一挥,将一道晶莹的仙魂放了出来,然后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不知道兄名讳?」后方,那位虚幻的魂灵呼唤,注视着苏羽的背影。

    苏羽摆了摆手,道:「好好修养,实在到了界灭的地步,便去那位禁区之主那里,你是他的第八个弟子。」

    话毕,他横渡星云而去,要去赴纪元之战,留下青月宗主孤独地驻足在灰霭中。

    「真的到了这种地步吗……」青月真仙呢喃,内心波澜起伏,神色很复杂。

    片刻后,她幽幽一叹,化为一缕缥缈的火焰消散在原地……

    虬龙星系处于古界内地,战况并不算激烈,但真正的边荒地带,硝烟冲霄,境况无比惨烈。….

    边荒帝关,灰色的雾霭从虚空中涌动而来,代表死亡的黑雾不断涌动,其中喊杀声震天。一道道不朽不灭的身影在混沌中搏杀,天崩地裂。

    这里是真正的战场,人道修士陨落如雨,不时有长生真仙陨落,引发天哭异象,猩红的血雨瓢泼而落,将一切侵染。

    「轰隆!」

    一颗狰狞的巨眼,比山岳还大,从虚空中睁开,来自一位王族至尊,刹那间上千九天修士被洞穿,任他们怒啸,法力涌动,也挡不住这一击。

    遁一、斩我如何对抗人道「无敌者」?

    根本赢不了……

    仙道战场中,灿烂的白色光絮纷纷扬扬,一重又

    一重银光,滔滔如汪洋汹涌,在起伏,在拍打星斗。

    这是一种可怕的景象,星河簌簌欲落,空间在龟裂,黑洞在塌陷,整片世界都仿佛要毁灭了。

    翕然,一声咆孝声响起,涤荡万古沧溟,宇宙都在裂开,无穷血光中,一株巨大的蒲树扎根混沌,漫天都是蒲公英种子,大道符号永劫不灭,和一头真龙对决。

    两位巨头在疯狂搏杀,大战的余波恐怖绝伦,涟漪扩散,远方的暗宇宙直接炸开,简直要毁灭一切。

    「彭!」

    倏然,灿烂的白色光絮落下,那株蒲英树化人,施展出惊人的不朽之王奥义。

    与此同时,一柄黄金神矛撕裂虚空,破界而来,带着击杀仙王的滔天气息。

    安澜到了,他和俞陀已经围杀了一位仙王,如今驰援此地。

    远方,赤王舍弃了祖祭灵,催动王器,朝真龙砸去。

    「哧!」

    三道犀利的剑光落下,当的一声,十凶之首的真龙横飞而去,一根璀璨的真龙角被斩断,滴着血,落下的瞬间毁掉了诸多星辰,星河紊乱,威能不可想象。

    「吼!」

    断角的真龙怒吼,他感受到了一位故人的血,浸染在那根黄金长矛上。

    刹那间,真龙伤口处在发光,那根离体的仙王龙角迸射出刺目的光团,直接燃烧起来了,焚灭了大量蒲公英。

    蒲魔王大笑,发丝乱舞,身上浸染着仙王血,一双眸子通红,强势迎了上去,宛如一尊战帝临尘,贯穿纪元长河,恐怖绝伦。

    他不仅在战真龙,而且还攻击六道轮回仙王和无终仙王,和三位巨头对决。

    这是在刀尖起舞!

    正常的不朽之王绝不会这么做,因为稍有不慎便会迎来三位巨头的围杀,那是最可怕的情况,谁来了都得死。

    然而蒲魔王丝毫无惧,宛如疯魔,和诸王厮杀,沐浴仙王血而狂……

    另一边,天凤振翅九天,施展出仙王级别的真凰奥义,于五色神光中极尽升华,征战两位不朽之王。

    「俺!」

    一声巨大的佛号传遍诸天,蕴荡金色佛光,仙僧王手持锡杖,一身蝉衣,丈六金身法体不朽不灭,和须弥山同辉,硬撼四位不朽之王围攻,丝毫不落下风。….

    更惊人的是,他还在反击,想要击杀不朽之王。

    「礼赞逝我过去佛!」

    众生皆颤,仙僧王口诵佛号,仙王气息浩荡星域,一把青铜降魔杵出现,照耀出永恒仙光。

    在他身边,一道伟岸的身影出现,散发出亘古匆匆的气韵,手持青铜降魔杵,佛光普照,神圣祥和,虽然带着慈悲相,此刻却有迫人的威势,为金刚怒目状,打的一位不朽之王倒退,气息剧烈起伏。

    「唤出了过去的道我吗?」

    一道冷漠的声音响起,天穹发光,混沌气汹涌,翻涌整个大界。

    一刹那,整片世界都被照亮了,许多人都睁不开眼睛,那里太璀璨了。

    安澜动了,手持黄金古矛洞穿九重天阙,不朽之光照耀古今未来,仿佛万世归一,永恒常在。

    「嗡!」

    赤锋矛激射而出,要洞穿过去佛,那股冰冷的杀戮意念倾泻苍穹,恐怖绝伦,凶戾滔天,这是被击杀的仙王怨气,附着在这件王兵上,亘古不灭。

    「礼赞未来不灭僧!」

    念力如瀑,须弥山虚影再次扩散,让诸天大道都在震撼,仙僧王宝相庄严,身前琉璃锡杖横陈,在向时间长河呼喊。

    一霎间,哗啦啦的水流声激涌而来,时间长河湍急而动,奔腾咆孝,一道巍峨的金色佛僧出现,来自未来,流动岁

    月的气息,铺天盖地,发出万重雷鸣,神威盖世。

    这是仙僧王的无上奥义。

    佛活在过去,未来不灭僧,今我居现在!

    此时此刻,三佛齐出,盘坐在金莲上的仙僧王发出佛门狮子吼,声动一域,带着迫人的气势,琉璃锡杖洞穿大界,和黄金长矛碰撞在一处。

    「彭!」

    光华淹没了宇宙,没有人能看清,这是佛门主人的惊世道果,三身合一,要撕裂那根戮王之兵。

    安澜眸光一缩,发丝飞舞,不过并无畏惧,硬撼了仙僧王一击,大步后退,黄金长矛上面也露出了一个小豁口,看起来很刺目。

    「镇!」

    仙僧王身披金色袈裟,眸光摄人,屹立在那里,抡动琉璃锡杖力噼而下,十方大道都在颤抖,九天十地,唯他一人独尊!

    「看我撕裂你的不灭金身!」

    铿锵声动,安澜身上带着光彩,笼罩躯体,无法正视,十分绚烂与刺目,就如同他手中的黄金古矛一般,锋芒毕露。

    他极度自负,示意两位不朽之王去围杀其他九天仙王,自身则持着黄金神矛对决仙僧王。

    金光如瀑,一束粗大的神芒冲霄而上,如同火山喷发出的岩浆,照亮了天宇,威势震动了天上地下。

    「轰隆!」

    接着,安澜勐地上前刺去,一刺之下,乾坤动荡,那璀璨的光芒化成了一缕杀念,斩王之念!

    这一刻,那股滔天意念切开诸天规则,分开大道纹络,横斩而来,破开一切阻挡!….

    「吼!」

    无形中,虚空中发出一声爆吼。

    那是安澜的气势,他没有出声,但是他爆发出无量杀气,在那里爆鸣,隐约间如同一个盖世君主在长啸!

    「哧!」

    火星四溅,两件仙王兵爆发汪洋般的波动,神芒更是一下子淹没了天空,恐怖之极,让人神魂惊颤!

    佛门锡杖飞了过去,重若万钧,打的黄金长矛倒退,险些就要撞在安澜身上,带动着他的发丝都扬了起来。

    「俞陀!」安澜变色,脸色无比凝重,对着另一处呼唤不朽之王。

    这并非畏惧,而是为了大局着想。

    此僧难缠,合过去身、未来身之力,短时间内实力强绝,但不可能长期维系,注定要湮灭。自己和俞陀配合无疑,是最适合组队的人选。

    「彭!」

    不朽之王气息涌动,俞陀出现,身放无量光,出手抗衡那些可怕的道则与纹络,同时催动王器,和安澜一同围杀仙僧王。

    「杀!」

    仙僧王动嗔怒,周身金光闪烁,三尊古佛一起出手,杀到天宇爆碎,锡杖、渔鼓、金刚杵都复苏了,力战四位不朽之王。

    「不灭如来!」

    手持雷霆渔鼓的金色古僧,口诵自己的佛号,宝相庄严,出手刚烈,佛光普照,对决两位不朽之王。

    那两位异域古祖神色冷漠,体内溢散出亿万缕仙光,手持王器杀了上去。

    「轰!」

    青铜降魔杵,绽放无量佛光,威力巨大无匹,一击砸落下来,这个地方充斥着过去光明世界的气息,天宇炸开,成为混沌。

    过去佛施展无上释道妙树,掌中佛国精妙绝伦,含括亿万光年,一面和俞陀对战,一面攻击那两位不朽之王。

    「一切恶皆除尽!」

    仙僧王眸光如电,声动诸天,宛如一尊不灭金刚临尘,手持琉璃锡杖不断噼扫,和安澜对决,打的后者连连倒退,手臂发麻,虎口有灿烂的不朽王血溢出。

    下一刻,琉璃锡杖化成了一片璀璨的佛光,洒落而

    下,将安澜压的身体摇动。

    不朽之王嘴角鲜血淌落,那双眸子愈发冷了。

    须弥山念力加身,让这位佛门之主接近巨头实力,一人战四位不朽之王,而且还占据上风,这是无上风采。

    然而异域其他不朽之王皆不在意,这种层次的伤势对安澜而言算不上什么。

    等仙僧王过去身、未来身消散。

    不灭金身注定被破,那位佛门大能的仙血也将流尽。

    而且这是战场局部,大部分仙道战局都十分惨烈,原始古界的真仙、仙王接连陨落,鲜血如瀑,天哭布满苍穹,猩红的大雨瓢泼而落,将这处古界覆盖。

    「彭!」

    一处战场中,不朽之王无殇手持青铜战戟,万法不侵,大喝一声,斩断了一位仙王的脖颈,任凭那位仙王如何抗争都无用,面对法力免疫这种神通,败亡是必然的。….

    仙霭中,鲲鹏王怒吼,翎羽动天,扶摇直上九光年,施展出足以在仙王中称尊的极速。

    然而面对一位巨头,遁术可以逃亡,攻伐之道却难以称尊。

    「呲!」

    泛着寒光的青铜战戟力噼而下,那头翱翔于九天之上的鲲鹏坠落,不敌他的对手无殇,浑身被斩出无数裂痕,灿金色的仙王血洒满天宇,显得无比惨烈。

    这种景象很多……

    两界的高阶修士数量不对等,体现在战场上,便是屠杀景象。

    这种景象用语言描述很苍白,山川在崩塌,星宙在龟裂,沧溟在沸腾,数不清的九天修士嘶吼,竭尽所能去抗争,和入侵者血战,但还是在那里碎掉了,根本不是对手。

    不只是人道领域,还有不朽者对至尊的屠戮,不朽之王对真仙的元神灭杀。

    异域做的准备很充分,大战开启后,诸王划分队伍,缠住九天的几位巨头,同时让安澜、俞陀等绝顶高手作为支援,合力围杀此界仙王。

    这种手段很简单,但却十分有效。

    仙王境很特殊,和其他境界截然不同。

    巨头全力一击可以重伤,甚至击杀道果不圆满的瑕疵仙王。

    然而十位瑕疵仙王合力,足以围杀巨头,两者之间并没有质的差距,都属于同一境界。

    荒帝踏入仙王境后,镇压三大绝顶仙王,随后只身入异域,力压巨头,实力算得上仙域、异域的第一了。

    但在十多位不朽之王的围攻下,强如荒帝也得遁走,远去界海躲避追杀。

    王不可辱!

    真正到了这个境界才能知道仙王的强大,即使瑕疵仙王也足以高居九重天,俯瞰红尘,坐看纪元跌宕。

    对于界战而言,仙王数量最为重要,除非有一位无上巨头出现。

    那样的存在无惧复数级别的仙王围杀,除非是百位仙王级别的合力、量变引起质变。

    九天异域之战,结局早已注定。

    二十余位仙王如何对抗四十一位不朽之王。

    即使原始古界有无终仙王、六道轮回仙王、祖祭灵、真龙四位巨头,以及仙僧王、天凤、鲲鹏王等绝顶仙王。

    但异域的高手只多不少,在各方面都远超九天。

    昆谛、赤王、蒲魔王、无殇,还有界海归来的两位巨头;安澜、俞陀等绝顶不朽之王,还有二十多位不朽之王。

    数量差距如此之大,而且还有背叛者。

    这是一场注定败亡的界战……

    __________

    可能有书友觉得水,我只是想写出我心中的仙古。

    不过很快就会结束了。

    难以更迭大势。

    梦回仙古,到底还是一场梦呓。.

    叶韵之夏

章节目录

遮天:从吞天魔罐开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叶韵之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叶韵之夏并收藏遮天:从吞天魔罐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