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日,楚默来到了一处被永夜冰封的极地寒川。

    此刻正是天穹上眼眸睁开之时,无数混乱且无序的永夜法则在虚空中肆虐着,入眼所见,到处都是风暴所掀起的冰块——其实都已经不能称之为冰块,每一块被掀起的都有着万丈之巨,甚至其中不乏那种几乎如同神山般的庞大冰块在天穹上呼啸翻涌着,宛如要将天穹都给遮蔽。

    楚默立足此间,浑身绽放神光,在这永夜之地,仿若一轮灿烂的骄阳般夺目,散发出绚烂且刺目的耀眼光芒。

    所有的冰块呼啸翻涌,似乎可将虚空都给砸的坍塌,但在靠近楚默时,却都好似被一种无形的屏障给阻拦在外,没有一块能够靠近周身。

    “这块冰川之地,似乎要比其他地方的永夜法则更为浓郁……”

    楚默对法则的感知极为敏锐,虽然此地的法则波动并不算很大,且现在还是风暴肆虐之时,但他还是可以清楚的察觉到,此地和其他地方有着不同。

    “而且……”

    “这股变化,似乎是从冰川内所传来。”

    楚默心中暗暗想着,便决定仔细探查一番。

    降落下来。

    来到冰川之地。

    此地的冰川已经被冻结了不知多少万年,便是连风暴都没有掀起,甚至因为冻结的时间太长,以至于连带着冰川都变成了深蓝与黑色所交织。

    当站在这深蓝到几乎成黑色的冰川上时,那股感觉便愈发清晰。

    这得以让楚默可以断定,那异常绝对是从冰川深处传来!

    赤霄凭空浮现,其上刀气锋芒毕露,吞吐着寒光。

    “斩!”

    刀光化虹,径直斩在冰川上,只是一击,就已经斩入冰川无数深度,并且直接将这些冰川给融化,形成无量之水激荡而出,撒落到其他地方。

    但。

    楚默面上却并未露出高兴之色,反而带着诧异。

    “这冰川不知被冻结了多少年,以至于竟是坚硬到了如此程度……我一击之下,竟是才堪堪斩入冰川之下三百里!”

    时至今日。

    莫说楚默的境界已然臻至神君,一击之下便是河系都要为之崩灭,且再加上赤霄之锋芒,全力之下足以将半个超星系团都给洞穿。

    现下楚默虽并未全力,却也远超寻常神君。

    然而。

    就是这样的一刀,竟然才只是斩入冰川三百里,可见坚硬!

    摇摇头,将这股念头从脑海中驱逐出去,楚默继续开始开挖。

    越往下,冰川越是坚硬。

    但以楚默的实力,左右不过只是多费一番手脚而已。

    不消片刻,随着再是一刀刀光闪过,便见着无数霞光喷涌而出,更伴随着一股更为浓郁的道韵法则气息随之流淌,仿佛喷泉般席卷而出。

    略一挥袖,将所有的水汽和光芒都给打散,楚默终于看清——原来是他已经将冰川挖穿,露出本来的面目。

    “这是……”

    楚默定睛看去,顿时浮现出一抹诧异之色。

    盖因在这冰川之下,并不是楚默所料想的地面,而是——天空!

    非是湖水倒映,也并非水镜虚妄。

    乃是真正的天空!

    日光悬挂于高处——此刻来看,应该处于最深处,稍浅则是天光云影共徘徊,而后便是飞鸟禽兽等物,一眼望去,宛如天穹之倒映。

    可实际上。

    此方世界的天穹,完全是一片黑暗,莫说天光云影,哪怕就算是日月星辰都没有任何踪迹,否则也不会称之为永夜黑暗了!

    “这完全是颠倒的世界啊!”

    楚默脸上带着愕然。

    他最初真以为这是环境,可无双重瞳看不出丝毫虚妄,五行金睛更是可感受到那下方天穹的五行气息,此外时间、空间法则乃至是其他法则,也都可清楚的验证着,这冰川之下的一切景象,都是真实!

    在这等诸多手段验证一下,倘若最终还是虚假,那就代表着这等幻境委实太过恐怖了。

    便是连至尊都无法操弄出来!

    “冰川之下的天穹……倒要一探究竟!”

    虽说这天穹出现的极为诡异,但楚默却并未有任何迟疑,直接就做出打算。

    对于他而言。

    越是诡异的地方,就越代表着机缘!

    至于危险固然存在,但楚默却觉得,在这两个世界内,只要他不去招惹那眼眸,应该就不会有致命的危险。

    一念至此。

    楚默便飞身穿过冰层,去往了那处天穹。

    当他穿越冰川底部和天穹的交界线时,立时就感受到了一股眩晕传来,仿佛乾坤颠倒,星移换斗。

    “这世界好奇怪……”

    楚默勉强稳住心神,并未立刻查看周遭的环境,而是先将神识延展出去,确定没有危险后,这才闭上眼眸,感知、熟悉着这处倒悬在地面的天空。

    他可以体会到,这里的一切都发生了改变了,包括以往的认知,都在这一刻被转换过来,哪怕就算是最为本质的法则和世界规章,都随着跨越,而彻底发生了改变。

    这种改变,并未是将上变成下,将前变成后。

    若只是这样的话,以楚默这等神君境界,对自身掌握达到极致,会在瞬间就调整过来。

    这里的改变。

    是将认知都给混淆。

    就彷佛指鹿为马,草木为金石,甚至是死亡和新生,都随之发生了最为本质的变化。

    并且。

    这种变化不仅仅环绕在周遭,甚至还在包裹着他,似乎要将他的身躯都给侵蚀,哪怕就算是以他如今不灭天功第六层的肉身强度,都难以抵御。

    这让楚默皱眉不已。

    他想要抵御,但不知为何,越是抵御,这股侵蚀之力还反而被加剧,并且连带着他的肉身还被削弱。

    “是了是了!”

    “此地所有的认知都被打乱,我若执意抵挡,恐怕非但没有任何作用,反而还会导致我的身躯被侵蚀的越来越快,肉身越来越被腐蚀!”

    “可若是这样的话,又该如何抵御”

    “难不成要试着放开”

    楚默尝试不做理会,但却发现不做理会的画,那些改变的力量同样还在产生着。

    “抵御会加剧,不抵御仍旧要被侵蚀……这该如何是好!”

    饶是楚默,一时间都有些不知该如何处置。

章节目录

我能采集万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存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存叶并收藏我能采集万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