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栈。

    丹霞剑派虽有两个长老身负重伤,但他们还是没有离开宣化府。

    他们丢不起这个人,不想被江湖同道耻笑。

    而苏梨落,也如吕方所担忧的那般,并没有独自离开宣化府去。

    只庆幸的是,如今大辽并没有要强攻宣化府的迹象。

    而且以宣化府内兵力,就算强攻,暂且也不必他们这些江湖人士出手。除非是抵挡那些辽军中的高手。

    就这,也轮不到苏梨落。

    此刻,丹霞剑派的十余人分为三桌,坐在客栈里面用餐。

    听着周围都在讨论那支义军小队的光辉战绩,浪翻云的脸色难看得很,阴云密布。

    自从发生上回的事情,他和吕方之间算是彻底撕破脸皮,再没有斡旋的余地。

    而吕方重伤那两个长老,让他受到责罚,这更是让他将吕方恨到极致。

    他只求吕方死在辽军的手中。

    却没想,吕方不仅活得好好的,而且搞出这样大的阵仗来。

    虽说吕方是“逆贼”,但他怎么可能听不出周围这些人对那支义军的崇拜和赞叹

    这让他感觉自己又被吕方狠狠踩了一头。

    不禁咬牙切齿。

    别说以他现在的修为,就算他是宗师强者,也不可能在战场上弄出吕方这么大的动静。

    该死!

    那个家伙为何屡屡能够这么好运

    兴许是为安慰自己,浪翻云固执的将吕方创造的战绩,归结于运气使然。

    而在另外一桌,苏梨落绝美的俏脸上却是和浪翻云截然不同的神色,始终挂着浅浅的笑容,甚至还带着几丝羞涩。

    她同样知道,此刻在边疆闹出这样动静的,只可能是吕方。

    “我要说我也钟意梨落呢”

    她不禁想起吕方那时候在浪翻云面前说的这句话。

    这……算是那个家伙的表白么

    她一颗芳心不禁愈发羞涩起来。

    其实上回在宣化府相遇,两人并肩逛到黄昏,虽未表明,但都早已明白对方的心意。

    那时候,她看着夕阳余晖落在吕方的额头上,眉宇间英气散发。她就不自禁想着,若是这辈子能够陪伴在这个男人身侧,未免不是件幸事。

    现在,那颗原本还不算那么坚定的心,算是越来越坚定了。

    她偏头看了眼暗暗咬牙的浪翻云,似是打定主意。

    如今再和吕方比起来,她发现这位曾经被自己视作男人翘楚的师兄,似乎越来越显得不堪了。

    小肚鸡肠,难成大器。

    她苏梨落,又岂能陪这样的男人度过终生

    更何况,她无法欺骗自己的内心。

    她对浪翻云根本就没有那方面的感觉。

    ……

    肃州。

    吕方带着特种部队赶到肃州城外时,是黄昏。

    沙漠的黄昏残阳如血。

    一束束枯草坚强地扎根在贫瘠的土地里。

    吕方率队到达以后,还是回到原来的那个驻地。

    然后派人观察肃州城内的情况。

    夜色渐黑。

    肃州城内很是安静,一如往常。

    城内万家俱静,并无灯火。

    随着那次辽军在肃州城内屠城,如今肃州城内真的如同寂静岭般沉寂。

    城内,仅有那么几支巡逻的火把在慢慢飘摇。

    而四面城头及瓮城,虽是火盆绵延,但分明能看得到在城头上守卫巡逻的将士并不多。

    吕方只是在山脊上观察片刻,便就吩咐道:“大家都休息两个时辰吧!”

    旁边的将士听着直愣。

    休息两个时辰

    难道殿下是打算夜里攻城不成

    他们可没有这个经验。

    王守幸倒是猛地想起来什么,道:“殿下,你打算……”

    他很清楚的记得,吕方之前和他说过,他不仅仅可以给特种队员们每个都配上望远镜,另外还有什么让人具备夜视能力的神物。

    吕方轻笑着点点头,但并没有立刻把夜视仪给拿出来。

    他怕麾下这些个家伙拿到这新鲜玩意儿后,会兴奋得睡不着觉。

    而进攻肃州,虽非大战,但也不容有失。

    他不想这些家伙都是拖着疲惫的身体去的。

    把全部人都赶回帐篷睡觉后,吕方自己也回了帐篷休息。

    两个时辰很快过去。

    有队员将众人全部叫醒。

    所有人全部都将帐篷打包好,然后王守幸组织着他们在这山头的空地上集结。

    吕方站在军前,交代道:“今日,我带领你们进行一场夜袭。此役,以肃州城主府为目标。咱们以南城门为突破点,狙击手远程射杀城门上守军。第一队,负责对城门进行爆破。破城后,由第二、第三队为先锋,第四、第五两队侧翼掩护,直接沿主街往城主府突进。到达城主府后,在城主府外布置好狙击点,仍由第一队队城主府门进行爆破。然后突击,以最快速度掌控整个城主府!”

    “再在城主府内布置防线!等待城内辽军围攻咱们,消耗他们的有生力量!”

    “明日拂晓,咱们便离开肃州!”

    “是!”

    众队员齐声答应。

    吕方又道:“此役,咱们消灭辽军越多,便越成功!”

    说罢,他身边陡然出现许多夜视仪。

    这当然都是他用崇拜值兑换出来的。

    “都上来领取夜视仪吧,此物,能够让你们拥有在夜间视物的能力。”

    今晚的夜色并不浓郁,有月光。

    在这样的情况下,夜视仪的成像能够达到非常清晰的程度。

    一个个队员迫不及待上前领取夜视仪。

    带上后,顿时惊叹连连。

    “欸!好清楚!”

    “这东西,神了欸!”

    “老王!你咋变成红色的了!”

    吕方当然不讶异他们的惊叹,笑道:“好了,你们在路上都适应适应夜视仪。咱们,这就出发吧!”

    众队员便立刻安静下来,按捺住心中兴奋和惊奇,跟在吕方和王守幸的后面,往山下去。

    而后直往肃州方向。

    一个多时辰过去。

    这个时候已然是深夜了。

    但夜色反而是更亮了些。

    肃州南城门城头上,还有士卒在值夜。

    可在这寒冷的冬夜,大家都是围绕在火堆旁边,说是守夜,其实和熬夜差不多。

    压根没睡觉得会有谁会在这样的夜晚进攻肃州。

    再者说,如今可能出现在肃州城外的,也就是那支义军队伍而已。

    难道他们区区几百人,还敢趁夜破肃州

    “嗖!”

    只忽地,随着一个站在城头上的士卒猛然倒地。

    寂静的夜,突然被打破了。

章节目录

这个衙门有点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贰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贰蛋并收藏这个衙门有点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