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这些行踪日志只保存在他自己的手机和吉娃娃的服务器上。吉娃娃的服务器在青芒国内,有女神系统的守护,暂且认为不会泄露。

    那么万物宫殿又是如何把这些数据从他手机弄走的呢?对于这个,他已经有了一些想法,只是还需要机会去进一步证实。

    眼下还有一些事情更紧急。

    电脑登入研究所的内部系统之后,孟飞很快点入了物资管理系统,在下面选择了“实物资申请”。

    然后他在可选的物资中选择了“氧气瓶”、“呼吸面罩”。

    既然大楼外面全部是毒气,那么氧气瓶和呼吸面罩就成为极为有用的道具了。在毒气全面入侵的时候,他能续命几小时。

    “此物资目前极为紧缺,您确定要申请吗?”

    孟飞毫不犹豫地点击了是。

    “此物资目前被管控中。根据管控要求,需要所长的数字签名审批,且每个研究员最多申请一瓶,您确定要申请吗?”

    当然要!

    所长数字签名对孟飞来说不是问题。从内部网下载任何一份需要所长签名过文件,破解获得密钥,然后冒充所长签名即可。

    他用张峰的身份申请了一个十升便携式氧气瓶,两根一米长的呼吸管,两个呼吸面具。

    别看只有十升,也是近十五公斤重的一个大钢瓶。危急时刻,这瓶氧气足够他和萧涵两人续命20小时。

    接下来就是分析这个空间的破解之法了。不管这游戏有多神奇,破解的突破口不在大楼内,就在大楼外。

    大楼外表面上只是有毒气和奇怪的干扰视线的光。但既然连毒气都出现了,鬼知道会不会还有僵尸、怪物,三角头?

    所以在探索队出发出去探路之前,孟飞绝不打外面的主意。他把注意力集中在大楼内部。

    内部安保系统破解之后,大楼结构图、每个摄像头拍摄的图像都被他调了出来。

    他想在这些场景中寻找异常之处,说不定破解的秘密就隐藏在其中。然而他并没有什么发现。整个大楼的结构看上去很正常。

    除一楼大厅是接待处、十二楼是行政楼层之外,第二层到第十一层都是不同的大佬科学家领导的实验室。负一层是仓库和车库。

    在断网的同时,整个大楼的水电供应也全部中断了。目前水供应完全靠楼顶的水箱,电力则来自负一楼的备用燃油发电机。

    燃油发电机能供应的电力最多维持大楼二十小时所需。但是大量实验室设备已经关闭,电力消耗减少,可用时间大大延长了。

    据说到了晚上八点,他们还会中断所有公共场所的电力,只留下个人居住的每个房间的照明,这样损耗就更小了,坚持七十二小时没问题。

    食物依靠的则是负一楼仓库中的战备物资。在地下室储存一定量的食物,是经历过三次大神战而且全部战败的神虎人的光荣传统。

    中午十二点半,食物被送到每人的房间。套餐由一块干面包、黄油、一盒牛奶、一听水果罐头和一块黑巧克力组成。

    整个大楼里的人们异常冷静。毕竟大楼中大部分都是神虎人。神虎人以严格的理性和强大的组织纪律性著称。

    除了神虎人之外,其他人多数是来自世界各地的顶级研究者。这些人和孟飞一样,并非是第一次遇到“游戏”。

    楼里偶尔也能听到少量的人情绪失控大吵大闹,但持续的时间很短,很快就被安保部处理掉了。

    最为不安定的反而是孟飞。从中午一点到四点,他和萧涵几乎都在大楼内各种地方“闲逛”。

    有他的破解和萧涵的控制联手,几乎没有锁能拦得住他们。他们逛遍了所有房间,真正做到了对整个大楼了如指掌。

    然而孟飞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也没有找到任何破解游戏的线索。这和海苔镇的出租大楼是不同的。

    那儿的异常出现在楼内,也就是从第二层往下走,或者从第十三层往上走的时候。最后的解决也是在楼内解决。

    但这里,无论他在鹦鹉螺大厦的内部怎么走,这都是一座普通的,只不过已经被封闭的大楼。他无计可施。

    如果他不去到外面,就不可能找到破解之道。

    快到下午五点的时候,孟飞和萧涵准时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电脑屏幕,开始观看探索队的冒险大戏。

    这戏显然是不会面向大楼里的人们公开的。所长大人命令全体待在各自房间,乖乖等着探索队的探索结果。

    但对孟飞来说,这和现场直播差不多。他破解了安保系统之后,可以看到所有的情况。

    一楼大厅被当成了探索队准备室。所有准备的装备都被搬到了一楼。除了一楼保安马力吉和探索队之外,其他人禁止进入一楼大厅。

    探索队由五个人组成。其中三个是经验丰富的安保人员,另外一名是医生,还有一人是物理学家。马力吉大叔并不在队伍中。

    探索队中的安保人员没有枪,但配备有强力催泪喷雾和甩棍。医生背着急救箱,而物理学家扛着工具箱和不知名的探测仪器。

    他们都穿着黑色橡胶构成的全身防护服,带着形如骷髅的呼吸面具和头盔,背着氧气瓶。

    头盔配有对讲系统、头灯和摄像头。他们的对讲音频和摄像头实时拍摄的图像当然免不了被孟飞播放出来。

    萧涵紧张地盯着屏幕。孟飞则有一种竟然没有准备薯片的遗憾。

    队员们光是穿戴装备和检查设备就花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然后他们又开始讨论各种意外的应对预案和交流手势。

    孟飞情不自禁打起了哈欠。他从未看过如此拖沓的恐怖片。

    到了六点半,这些人终于穿戴整齐,准备出发了。马力吉没有穿防护服,但他戴上了连着氧气瓶的呼吸面具。

    大门玻璃门缝上的胶布被撕开。马力吉拿出钥匙打开了门锁,然后将大门推开一条只允许一个人出入的缝。

    五名探索队员迅速钻出门外。而马力吉大叔则立刻把门关上然后重新缝上胶带。隔着玻璃门,他能看到站在强烈白光中的五个背影。

    “感觉良好,没有异常。

    “温度为二十七摄氏度,与室内温度一致。

    “湿度测量失败。

    “空气成分与之前的样品测量一致,没有变化。

    “没有检测到氧气。

    “没有检测到氧气。”

    探索队一边报告着情况,一边如履薄冰地前进。而马力吉则目送着他们的身影,就像丢在热牛奶中的巧克力一样渐渐地融化在白光中。

    。

章节目录

我能修复一切BUG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书客笑藏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书客笑藏刀并收藏我能修复一切BUG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