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宋使节团的程德玄和梁迥已经派人过江去调查,通过最后一个活口刺客所举报出了廖寒,是否为魏岑府上的家将。

    数日调查后,程德玄和梁迥得到可靠消息,原来魏岑府上的确有一个家将叫廖寒,在数日前已经消失,下落不明,大宋探子还亲自携带画像,到到廖寒家中胁迫询问,从廖寒家眷口中,得知廖寒与画像上准确无误,的确存在这么一个人。

    于是,大宋探子将廖寒的家眷也给掳走了,当成了认证。

    梁迥说道:“已经证实,那批杀手的确是魏岑派来的,那魏岑代表唐国朝廷宋党,而对立的便是孙党,苏宸又是孙党首领韩熙载的得意门生,于是就被视为眼中钉,魏岑等人曾几次三番派针对苏宸,实施袭击。据了解,苏宸在半年前就已经数次遭到行刺,而这一次,魏岑动手,也毫不意外。”

    “其次,还有一个刺杀的理由,就是苏宸现在被我们索要,即将带往汴京城,他们深知苏宸的才华,不想让我大宋得此人才,所以在唐宋议和结束之后,苏宸进入我宋境,便派人出手行刺,如此一来,这个锅就让我们自己来背了,还能除掉一个对宋有用之才。”

    程德玄听完,微微点头,分析道:“有一定道理。现在既有了人证和物证,也不容置疑了。接下来,我们要做的就是把这些证据,形成文书,派人快速送往汴京,禀告给官家。请他定夺,毕竟临行前官家反复交代,让我们带着苏宸回到汴京,圣上会另有重用,但是现在却遇难了,不知官家是否会迁怒咱们。幸亏,我们查出了幕后真凶,将真相公布于众后,我们也能减轻一点失职之责,减轻责罚!

    梁迥担忧道:“官家会不会处罚我们过重,毕竟他对苏宸似乎很是看重,我们这趟出行没有完成,反而吃力不讨好了。

    程德玄说道:“正所谓福兮祸所伏,祸兮福所依。朝廷之所索要苏宸,一来,官家的确欣赏此人才华,将他放在唐国不利于我大宋的统一,若是朝廷得此人才,便可有很大利益。

    “此外,我们也以此来削弱唐国的人才,即便苏宸死掉了,但是我们对唐国也形成了一种压制,若是再发起攻击,难度便会小很多。”

    梁迥忽然反应过来,眼神一亮说道:“对呀,唐国又是割地赔款,人才送出,已经元气大伤,严重的削弱了实力,若是这时候,我大军在发起进攻,唐国更容易被攻克。”

    程德玄微微一笑,颇有一些老谋深算的味道,说道:“就是这个道理,即便是苏宸死了,对我们也有利,这样唐宋议和便可随时终止,毕竟魏岑派人刺杀了苏宸,等于是唐国撕毁了合约,那么我军便出师有名了,可以不按合约行事,拒绝和谈,派兵再次进攻。

    “没有了苏宸的镇守东面,润州城很容易被攻破,西面只要想办法调离林仁肇,也很容易被击溃,所以,魏岑或许是帮了我大宋。从这点分析,我们这次议和成效,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功劳更大。”

    梁迥听完,忍不住哈哈一笑道:“程大人说的,太有道理了,我们无意之间,便立一更大功劳。”

    程德玄微微点头,继续说道:“我们写出质问的文书,派人递交给江南唐国朝廷,让他们先自乱阵脚,三党争论不休,这样从内部瓦解他们。一边等着官家回复,给我们传达最新的旨意。

    梁迥轻笑道:“好,一切全听程大人安排。”

    ………

    金陵朝廷,这两日弹劾魏岑的声音越来越大,一方面是徐铉、高越为首的孙党官员。携带万人签名帛书,上殿要求清君侧,对外面传闻是魏岑派人谋害苏宸之事,破坏合约,发起弹劾。

    李煜也想不到魏岑等人,竟然如此大胆,派人谋害了已经离开江南的苏宸,把这个对唐国做出许多贡献的年轻人,刺杀死了,何等的心狠手辣。

    李煜终于发了脾气,毕竟这次是魏岑等人不占理,而且做得过了。

    他若不及时表态,无法安抚金陵城的百姓和读书士子,甚至怀疑是他派魏岑这样做的,那样连皇帝本身也要被卷入其中。

    所以,李煜急着表明态度,在金銮殿上,便怒斥道:“魏岑,你好大的胆,苏宸乃朕亲自册封的安国侯、背负议和使命,为唐国付出如此之重,你竟然派人途中加害,残害忠良,做的太过分了。”

    魏岑站出来,在金銮殿的中央跪地,无比委屈道:“臣冤枉,绝非臣派人作为!连臣自己都不知道,这是谁人所为,竟嫁祸给臣,请官家可不能误信了谣言。”

    李煜皱眉,大喝道:“你还在狡辩,今日,大宋使节团的程德玄,派人送来使节文书,已到朕手上,列举了人证物证,他们抓住了一个刺客,留有活口,一口咬定是你派他们去行刺的,那些刺客尸体之中,便有了你府上一个叫廖寒的家将,他的尸首被发现在刺客当中,你还有什么话说!”

    魏岑发愣,廖寒?他有一些印象,此人的确是他的府上的一名家将,但这几日,他也没见到此人,还以为对方家中有事,选择歇工了,怎么会出现在刺客之中?

    魏岑说道:“回官家,我府上确有这么一人,但这几日臣也没有见到,不知他去了哪里。为何他会去行刺苏宸,臣一概不知。”

    李煜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他觉得自己的智商被魏岑侮辱了,你府上家将,前去刺杀苏宸,已经被在乱中被斩杀,但尸体还在,已经留下了证据,你现在不承认是自己派的,难道还是别人派的?

    这个推脱之法,狡辩之词,等于此地无银三百两,谁能信服?

    李煜生气怒喝道:“魏岑,你在戏弄朕吗?你府上家将廖寒,死于苏宸遇害的当晚院内,一身黑衣混在刺客之中,前去行刺,你作为他的家主,你会不知?现在还有一个活口的杀手咬定是你派的人,你还有什么话说?”

    魏岑也想不明白,为何廖寒会出现在那里,他也傻眼了。

    朝堂上,徐铉、高越等人听到李煜说出大宋使节团写的文书内容,确认无疑了跟魏岑脱不了干系,他们的弹劾之声更大了,一心要会苏宸之死,讨回公道,都义愤填英。

    徐铉拱手道:“官家,这件事已经激起民愤,魏岑一定要受到重罚,以安抚民心。”

    高越站出来道:“倒不错,正所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杀人偿命,欠债还钱。魏大人此等做法,难以饶恕,请官家降罪!”

    这时候,潘佑也站出来拱手说道:“徐大人、高大人所言,十分有理,苏宸位我唐国百姓和朝廷作出不少贡献,深得民心,他又为这次议和做出了很大的牺牲。朝廷没有给予他足够回报也就算了,但身为朝廷官员派人行凶,杀害苏宸,实在是寒人心,罪不可恕!

    许多官员纷纷站出来,孙党与新党的官员们遥相呼应,顿时两派联合一起,弹劾魏岑,甚至连陈觉也给牵扯上了,因为这两人一文一武没少在一起密谋奸诈坏事,都是宋党的代表人物。

    这一下,魏岑和宋党的人感到情况不妙了。

    李煜一见这个场面,有大半的官员都在请他降罪魏岑,没有了回旋余地,而李煜本人也对魏岑等人的做法很生气,于是下旨,将魏岑和陈觉一起革职了,贬为庶民,暂时押回他们自己府上软禁,具体还要做如何处置,需要等宋国那边进一步的交涉了。

    一旦宋国朝廷不满,那么,李煜也要作出让步和表态,也可能牺牲掉魏岑等人了。

    chaptererror;

    1秒记住笔趣阁网:。手机版阅址:m.

    app2;

章节目录

唐时明月宋时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江左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左辰并收藏唐时明月宋时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