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庶立在冰原上,看着经历血战已经疲惫不堪的三军将士,此战歼敌十余万,而且半数是因为互相踩踏而死,其余部队直接被冲散一哄而散,这便是进化者部队,即便占据人数优势,然而当战时不利皆互相逃亡。

    田丰看着四周无数的冰雪道:“在这茫茫极地,部队一旦冲散,没有物资供给,那数十万败逃的进化者绝无生还的可能!这些家伙还不如跟我们决死一战,也算是为国尽忠!”

    田丰性格也没有以前那么的冷酷,反倒开起了高丽进化者的玩笑。

    徐庶擦拭着剑上的鲜血,深吸一口气道:“这支进化者之败在我预料之中,他们仓皇迎战,各自为政,而且松屋句虽然有战略眼光,但他强行逼着军事素养极低的进化者部队,自认为占领的有利地形,然而进化者无法凝聚成一体反倒酿下大祸,加之子龙圣级领域龙骧无与伦比的冲阵能力和元皓先生神乎其技的冥云天瘴,一切他自认为的优势全部成为了劣势,有此惨败不足为奇!不过我等也不过刚迈过第一道鬼门关而已!”

    想到整个幽州已经被高丽部队沦陷,远征军的部队要穿过幽州回到冀州,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不过二人都有不能失败的信念,他们要带着兄弟们返回冀州跟秦戈会师!

    徐庶回头对打扫战场的廖化道:“尽快让徐大夫熬制药膳,让兄弟们修整恢复精气神,明日清晨向着幽州继续急行军!”

    ……

    蔚蓝的大海上,艳阳高照,海鸥飞舞,一艘战舰悠悠飘在海面上。

    此时战舰一旁波涛汹涌,只见徐盛手持三叉戟,身周真劲凝结成一只翻江倒海的巨鲸,三叉戟每一次挥动,犹如山峦般的海浪便奔涌而起,每一道海浪有万斤力道!

    而此时在海浪中,秦戈正手持碎牙,身躯已经拔高到一丈作用,已经激活了祖龙霸体,秦戈犹如在巨浪中漂泊的一叶扁舟,被浪头不断打翻,然而每次都随着巨浪冲破水流。

    当年秦戈在海啸浩劫刀意中被困在恒久时空,在领悟海啸刀意过程中,掌握了弄潮本领,然而这一身水上功夫一直没机会施展,现在精气神刚恢复,见猎心喜与徐盛切磋。

    徐盛不断催动浪涌,秦戈被巨浪团团围困。

    而在战舰上,典韦和高顺坐在船板上,高顺浑身包裹着纱布,不过此时精神不错,夜皇、锦毛虎和虎鲨等进化者正一脸惊叹的观看的这场激斗。

    金德曼则收拾着船舱卧室,对于秦戈这种好勇斗狠的爱好,她是欣赏不来。

    在金德曼看来秦戈已经是一方雄主,跟着一群下人称兄道弟,一起厮混简直有失体统,她给秦戈提醒了好多次,要保持上位者的威严和神秘性,才能逐渐养成御下的威信。

    秦戈其他的事情上对她唯命是从,就是在这点上,秦戈一直改不过来。

    虎鲨咋舌道:“人人都传言少帅擅长领地治理和统兵作战,我以为他修的是政治和智力,没想到战斗竟然如此生猛,那可是徐盛啊!”

    徐盛统帅是一流,武力不过是二流巅峰,不过因为是江表虎臣,拥有专属的武魂白鲸,在水中战斗力翻一番,千夜根本没有人是他的一合之敌,即便是如今迈入入流境界,在水中夜皇和虎鲨只能对他望尘莫及,犹如神人般的存在!

    而现在秦戈竟然可以与徐盛激战,而且有来有回,虽然被一边倒的狂虐,但是如此已经着实够让他们震撼的了!

    徐盛眯着眼睛看着浪潮中翻滚的秦戈,此时秦戈刀势挥舞,正是秦家的玄武形,催动水浪犹如一只快速旋转的陀螺,任凭水浪再强劲,也无法将它击溃。

    徐盛手中三叉戟挥舞,也没有动真格,刚才与秦戈相谈,发现秦戈对水系武道研究颇深。

    秦戈技痒之下竟然主动找徐盛切磋,于是才有了刚才一幕,不过在这大海中,徐盛的战斗力直接飙升了一个层级,对付秦戈绰绰有余,不过秦戈的刀术奇异,他催动数十吨的海浪竟然无法将其击溃,这也引起了徐盛的好胜心。

    “恩?”徐盛眉头一皱,此时只见无数浪涌以秦戈为中心剧烈旋转起来,海浪竟然脱离自己的掌控,竟然在秦戈的引导下奔涌起来。

    奔腾的巨浪不断拔高竟然隆起一个十数米高的浪涌,秦戈暴喝一声:“雪崩!”海潮犹如决堤的洪水,当头压了下来。

    徐盛见此三叉戟挥动轻喝一声道:“巨鲸拍浪!”只见徐盛脚下的海潮结成只百米的鲸鱼巨尾拍击而上。

    然而当巨尾拍击而出,徐盛顿时就后悔了,然而为时已晚,巨尾拍击在巨浪之上,只见巨浪犹如银瓶炸破,化为了一场暴雨,将众人浇了个通透,而秦戈直接被巨浪拍飞,犹如一发炮弹直接投入海浪中。

    徐盛见状犹如鲤鱼般投入波涛中快速游去,高顺挣扎着站起来道:“秦将军……不会有事吧……”说完准备投入海中。

    典韦挥手拦住高顺道:“你又不会水,跳下去干嘛,放心,主公没事!”夜皇几人闻言也顿时露出心安之色。

    只见一道身影犹如飞鱼跃出水面,徐盛搀扶着秦戈跃上甲板,此时秦戈的两只胳膊已经脱臼,不过神色如常笑道:“真是痛快!”

    看到秦戈无事,徐盛也顿时放心,连忙跪地道:“在下鲁莽,误伤了将军!”

    这时金德曼已经走了过来,给秦戈一边擦拭着身上的水渍,一边给他正骨。

    秦戈则面色如常的笑道:“文向不必如此,比武切磋,磕磕碰碰在所难免,扭扭捏捏算是什么样子!”

    徐盛抬头看着秦戈浑身被海浪真劲击出犹如刺青一般的伤痕,此时秦戈披头散发,**的上半身在阳光下散发着奇异的光彩。

    秦戈天生有种莫名的亲和力,没有端任何架子,这和徐盛见到的士族和其他文武官完全不一样。

    金德曼刚给秦戈接好了胳膊,秦戈从一旁举起一个木桶,将里面的水到头浇下,开始冲洗身上的海水,弄了金德曼一身的水渍,气得金德曼牙根痒痒,这家伙简直太粗鲁了,丝毫没有一点的贵族风范。

    秦戈没有理会金德曼,就光着膀子坐在船舷,与徐盛、夜皇等人看着悠悠大海道:“这将是一片新天地,未来我等的立身之本也!”金德曼听着秦戈的话,眼中露出奇异的神色。

    夜皇和锦毛虎等人已经走了过来,锦毛虎眼前一亮道:“元帅!您的意思是要扩张和发展海上势力!”

    秦戈眯着眼睛看着夜皇和锦毛虎道:“未来神州将是一个大熔炉,如果能啃下一州之地,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秦戈的话让三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秦戈从怀中取出一份图纸,正是从李瑈那边敲诈来的玄武艨艟舰制造图纸和五行圣灵重炮的锻造图纸。

    夜皇和虎鲨从进入高阶宇宙便向水域发展,自然精研各种水上战舰,当看到玄武艨艟舰的图纸,双目迸发出惊人的精光。

    虎鲨抚摸着图纸差点口水都流出来道:“若是有如此巨舰组成的舰队,整个大汉海域我们不得横着走……”

    夜皇反而老成持重道:“此战舰既然为神级战舰,必然制造非常困难,我看除了大汉朝廷,这世界上没有人能够制造出来!”

    秦戈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道:“我的领地有两位宗师之才,一位是我本族族叔,有成为宗师级铁匠的潜力,恐怕等我回归自由领恐怕差不多了,另外一位则是公输一脉的传人,有成为宗师级木匠的潜力,这两位大才之下,更有一批精锐的木匠工坊和铁匠工坊,本来费心费力的培养如此规模庞大的木匠工坊和铁匠工坊,是看到了乱世贩卖兵器武装的商机,不过现在倒是为未来海上发展打下了一点基础,等这次回到幽州,我再到墨门请上一批墨家子弟,未来建造一个巨型船坞绝对不成问题!”

    夜皇等人闻言露出激动之色,夜皇捋着胡须笑答:“小翼,当日我和鲨儿他们发展水上势力,是因为看到各大势力在整个大汉十三州插旗划地,有了宁为鸡头,不为凤尾的想法,而如今你在原住民中有着如此高的威望,只要振臂一呼,我白虎一脉必然群起响应,到时我等必然不弱于五大家族等超级势力,未来等诸侯割据时,我等必然可以展望天下,在华夏重振自由军!”

    秦戈挥了挥手,示意夜皇、锦毛虎和虎鲨坐了下来,秦戈指着天道:“这大汉的水比我们看到的要深得多,未来天下的诡谲,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我们进化者是根本没办法参与的,这天下还是原住民的天下!这是大势!我们的白虎一脉,即便全盛在这团浑水中也翻不起一点浪花来!所谓时势造英雄,而英雄者,适时而动也!”

    金德曼则跪坐在秦戈身后,听着秦戈侃侃而谈,她却不发一语,不过对秦戈的话时而点点头,时而露出思索之色。

    夜皇、锦毛虎和虎鲨等人面面相觑,秦戈的话说的云山雾罩,他们是半点也听不懂,夜皇尴尬的摸了摸胡子道:“小翼,你怎么越来越像原住民了,你说的话总是掉书袋子,我们一句也听不懂?”

章节目录

三国之终极进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书林文学只为原作者秦之遗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之遗风并收藏三国之终极进化最新章节